​新兵第一课,学会吃饱饭——从军散记之一 

***晓勉W网博客·全部原创作品***

新兵第一课,学会吃饱饭

      ——从军散记之一

 

再平静的水面也会泛起涟漪,再淡然的心境也会热血澎湃。退休隐居多年,已然“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不曾想,一个电话把我牵回早已逝去从未忘记的激情年代。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却能叫出我的名字,自称战友。起初只是姑妄听之,随口应之。不是疑心重,实在当今骗子多。然而,当他说出我的指导员钟景伦,我的排长邓景桂这些我数十年没有向外人提及的名字之时,我霍地站起身,是战友,是老连队的老战友!

跟着他进入微信聊天群,看着那一张张褪色的军人照片,长年干眼病的我居然双眼湿润了!我的连队我的战友,我的手握半自动、身着国防绿,守卫天涯海角的青春岁月……

我的连队老兵微信群

战友徐世金,引我进入微信群。这身当年的军装叫国防绿。

 

时空穿越到上个世纪。1970年冬,一年一度的冬季征兵又开始了。这一年有新政策,下乡两年的知青可以应征。我是19691月到农场的,勉强够两年。得知可以应征,别提多高兴了。一来是下乡时间长了,越来越想到“出路”。虽说栽了“扎根树”,但我敢打赌,没几个愿意“扎根”。二来,或许是打仗的书看多了,自小就响往参军当兵金戈铁马。这样的好事居然说来就来,真是天上掉下金元宝,正好砸到脚边边。

估计有这想法的不在少数,报名相当踊跃,似乎够条件的知青都报了名。当时正值“文革”中期,应征入伍要过三关。一是群众推荐,刷了一批;体检,再刷一批;最后是政审,又有些没通过。记得农场集中到县城去体检的队伍相当浩荡,最后录取寥寥无几,好像只有五人(或者六个)?当时年轻气盛,颇有些小得意。如今年老淡然,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小得意,呵呵。当然,回首这桩往事,绝非为着炫什么“小得意”,只是记录在案:我的从军,不是被迫的,也不是走后门的,是心甘情愿堂堂正正的。一辈子能有机会履行保卫祖国的义务,是我的幸运,我的骄傲。

光光荣荣集中到县武装部,全县约莫几百人。有十几个被挑出来往北去海口,说是去海南军区。这是要去大城市,大机关哦,许多新兵艳羡不已,我却暗暗喜欢自己的去向,大部队往南走,去榆林要塞区。那儿是海南岛最南端,真正的天涯海角。“骑马挎枪走天下,海角天涯是我家”,还有比这更豪情更神气更浪漫的吗?

都是读了几本书害的。第二天,什么神气啊浪漫啊全部无影无踪,只剩下苦不堪言。当时正逢全军贯彻“千里野营拉练好”的最高指示,不知哪个层级的指挥机构决定,新兵也要野营拉练。

    于是乎,一群小鲜肉,一色新军装,背包歪歪扭扭,队伍曲曲弯弯,踢踢踏踏上路了。上半天挺精神,雄赳赳,气昂昂,左顾右盼得意洋洋。下半天很悲催,瘸腿的,趴窝的,背包散架的,哭爹叫妈的……一点不夸张,真有走不动坐在路边哭鼻子的。幸好部队早有预备,两辆大解放做收容,跟在后面一路捡漏。我也好不到哪里,新鞋不服脚,打了几个泡,有一个磨破了,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真叫“钻心的疼”。这时又显出读过书的用处了,我咬牙,我坚持,我不上收容车!知道我在干什么吗?我在念叨伟人诗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二万五千里,啥时有过收容车?

你还别说,管用,真管用!战友们,同学们,各位老少爷们(包括女爷们),分享一个人生小体会:生活中遇到难处,遭到挫折,碰了壁摔了跤,没啥,想想当年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千山万水,千难万险,咱这点破事算什么!我知道,当今这种轻浮的镀银时代,这个小体会相当不合时宜,相当另类,相当“老左”——如今“左”可不是什么褒义。呵呵,信不信由你,反正管用,至少比求菩萨拜上帝管用。

我们从琼海出发,原计划一直走到崖县,全程约莫三百公里。不知是掉队实在太多,两卡车装不完;还是队伍一路稀稀拉拉东歪西倒,实在有损解放军高大形象。总之,第三天来了一溜卡车,把我们分门別类装上,拉走。新兵蛋子的野营拉练就此胜利结束。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新兵第一课,那也太小瞧解放军这个大熔炉了。刚才说了,我们是分门别类上车的,也就是上车时已确定了你去哪个部队。我分到第一守备区,“第一”,这可不是简单的序号,当时南海诸岛尚未驻军,就是我们第一守备区顶在祖国最南疆。咋样,有点牛X的资格吧!当然,太平岛上还有几个中国兵,那是咱解放军的手下败将,不入流。

新兵到了部队,首先是进新兵连集中训练。主要科目队列训练,动作简单,练好真难。发号施令的班长都是训练有素的老兵,凶巴巴的简直没把新兵当作大活人,不过那时我们基本上也就是个木头疙瘩,操场上直挺挺地一戳八个小时,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左转、向右转,冷不丁又叫向后转。所有动作都有数不胜数的矩范要领,光是“立正”,对,就是站着,动作要领就有几十个。总之,你爹你妈教你的站立行走全部报废,一切从头学起。别看只是在操场上转悠,一天下来腰酸背疼两腿麻木,甚至十个手指都因为长时间垂直而充血肿胀。

新兵的我,有点兵模样吧

  

一般来说,这就是新兵入伍第一课,练习最基本的坐立行走,让你在最短时间具有兵样……至少在体形上。近些年高等院校实行新生军训,家长学生叫苦连天,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军训别的益处且不说,至少能给你正规的形体训练。仔细看看满大街走路的男男女女,耸肩的,佝背的,昂头一冲一冲象公鸡的,八字脚一摆一摆象毛鸭的……那些看着顺眼的,不是上过舞蹈课进过模特班,就是经过……军训。

然而,对于我个人而言,最深刻最难忘的体会却是,新兵第一课,学会吃饱,准确地说,学会如何吃饱。

这个深刻体会咱深藏了数十年,今儿是首次披露。先交代背景:那时候的中国真穷,穷到普遍吃不饱肚子。吃不饱的普遍程度大体相当于现在的普遍营养过剩。新兵多数来自农村,属于吃不饱范畴,十八二十正是能吃年龄,部队一天三顿白米饭,简直就是天天过年。

当年的新兵连条件简陋,没有饭堂没有饭桌甚至没有饭碗。入伍时什么都发,底裤都有两条,偏偏没发饭碗。营区里没处买,只能使用漱口的搪瓷盅外加树枝制作的筷子。开饭时地上摆一盆菜,全班八九个弟兄围蹲一圈,一手搪瓷盅装饭,一手树枝筷夹菜,开动!条件简陋,方显吃货本色。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狼吞虎咽,什么叫风卷残云,我第一口盅没吃完,弟兄们已经第二盅落肚,等我装第二盅饭,菜盆已经见底,甚至菜汁都分完了。结果,只能吃个半饱。

部队生活一天到晚连轴转,吃不饱可不是闹着玩。晚上睡觉时饿得胃痛,干粮零食想都别想,只能喝口凉开水压压饥。接连几天吃不饱,终于情急生智……哦,饿急生智,想出一个吃饱的妙法——

开吃时,第一口盅饭装少点,吃快点,三口两口扒完了先夹点菜放在口盅底,再去盛饭,然后抓紧夹莱,有人端起菜盆倒菜汁赶紧把口盅伸过去也来点。之后便可以不慌不忙慢慢享用了,盅底有菜有汁,可以再添饭,不愁吃不饱。

学会吃饱肚子这一课,对我可谓影响深远。此后几十年,我的吃饭动作一直非常紧凑。不知多少回亲友酒友吃友们说我吃饭太快,不利消化。这点道理谁不懂,军旅烙印改也难。

 

网络图片


(题图,网络图片)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4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