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爱你,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致橡树


作者: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出自《北岛选编 给孩子的诗》,中信出版社 


- 关于作者 -

舒婷(1952—),原名龚佩瑜,诗人、作家。著有诗作《双桅船》《会唱歌的鸢尾花》《始祖鸟》等。


 ◆ 

你会以何种方式爱人?

    

莎士比亚说:“如果人类的感情能区分等级,那么爱情该属于最高的一级。”我们生来享有亲情,并选择自己的朋友。而当爱情来临的时候,“我如果爱你”,会有什么发生?

 

爱情的特质如风,狂暴或轻盈,总是缥缈。我们从来无法对爱情驾驭自如,却又从未停止尝试。诗人舒婷说,“我如果爱你”,必须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这首诗写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诗中塑造的“橡树”与“木棉花”的意象,隐藏着那个时代的审美痕迹。今日女性在爱情中的形象,已无标准禁锢,唯平等与独立的共鸣愈加强大。

 

舒婷曾回忆《致橡树》的原型和创作过程:与蔡其矫先生在鼓浪屿散步时,对方感叹道:邂逅过的美女多数头脑简单,而才女往往长的不尽如人意,纵然有那既美丽又聪明的女性,必然是泼辣精明的女强人,望而生畏。舒婷认为那是大男子主义,于是和对方争执不休,并写下这首《致橡树》回应,表达女人也有对异性的选择标准和更深切的期望。

 

不可否认,男女对待爱情的标准各有不同。有趣的是,这首诗流传开来后,舒婷不停碰到那些才貌双全的女孩子,向她投诉“没有橡树”。

 

于是舒婷又写了《神女峰》作为补充,“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

 

或许爱情没有那么重要。但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你”会以何种方式去爱人?


博文来自来源: 微信公众号:为你读诗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