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你很丧。 

假期回来上班好几天了。

朋友圈里的旅游摄影大赛,渐渐褪去热潮。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工作状态。

朝气蓬勃,元气满满。



但其实。

你定了5个闹钟,每10分钟来一次,最后1次铃声响起,还在床上躺了5分钟,然后匆匆洗漱,匆匆穿衣,匆匆下楼,匆匆赶公车。

当你小跑过去,刚好走了一辆公车。然后为等下一辆,你花了15分钟。

挤进公车,你面无表情地刷着朋友圈,实际上那些内容你已经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但你仍是阻止不了自己再来一次,否则就会局促不安。

你不停地看看窗外,再看看时间。

最后,还是迟到了。

坐在办公室,一脸「别找我,千万别找我」的冷漠脸。

这是很多人的状态。


而我,从构思到打出上面这段文字,删了又重写,再删,再写。足足用了一个小时。

我想自我解释,这是「假期综合症」。

可其实我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只不过,那些在平日因因忙起来而被忽略掉的孤独、痛苦和无助,借着假期,被无限制地放大了。然后深深地喘息。

我得承认,我很丧。

但怕什么,这个世界,又不止我一个人在丧。


“习惯了黑夜里的崩溃。

 

我有朋友失恋。

她正常在办公室和同事说笑,正常在朋友圈发自拍,正常吃饭睡觉。和没事人一样。

可是,她曾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在半夜给我打电话。

她说,“家里有他,等红绿灯的人行道里有他,常去逛的超市里有他,整个城市里的每个角落都有他。连楼下小区保安,每次在我上班的时候都会招呼着问我:上班啦?好久没见你老公了,回老家了?”

第二天,发信息问她还好吗。

她回过来,哈哈没事啊。

后来她做很多的事情充实自己。去孤儿院探望孩子,去学习拉丁舞,去一个人旅行。别人羡慕她,但她说,有什么好羡慕的,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我很懦弱,想逃而已。

那些生活特别积极的人,可能比你想象中更丧。

“我曾经想过死。”

 

朋友的妹妹,高考失利。

本以为能上重本,结果仅仅徘徊在二本线边缘。

妹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复读。

整个七月、八月,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背单词、做习题。

朋友的爸妈鼓励妹妹,只要努力,就有希望。

朋友以为妹妹做好了一切准备,直到有一天看到她在草稿纸上写了一整页的「死」。

这是一个很丧的事实,太多太多人想过死,即便在旁人看来,他们所经历的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我们以为生活是起起落落的,但生活实际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的。

 

“过得怎样,自己清楚。”

 

外卖O2O火起来的时候,我想,在城市里真好。

后来再多想了一想,这不就是给我们这种没有家人帮做饭,自己TM还不贤惠,每天凑活着吃的人的一种安慰吗?

于是,在餐桌上,吃着外卖点来的猪手,还是会觉得,同事从家里带来的青菜应该比较好吃吧。

嗯,什么鬼共享单车也是一样的。所谓的为城市人提供交通便利,不过是为赚穷屌丝的钱找一个理由而已。看那些开着宝马、法拉利的,需不需要踩单车来享受这种便利。

我自己的生活到底过得怎样,我心里还是很有B数的。


“啊,好累啊,但不能停。”

 

很多个深夜十点多,走出大厦,等待刚叫的车。

路边没有一个人。

垃圾桶满得快要溢出来,摇曳的树叶在路灯下投射出斑驳的光影。

打开手机,忽然很想找个人说说话。翻了一遍通讯录,默默关掉;又打开了微信,最近的联系人,都是因为工作。开始插上耳机,听歌。

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活得好像一条狗。

然后第二天清晨,赶去上班的路上,看到一只狗在树底下趴着,任谁走过都对它没影响。

我就想,真该死啊,狗好像比我轻松太多了。

用6位数的银行密码,保护着2位数的存款。

想想也没啥,当我觉得自己又丑又穷又没人爱的时候,起码我的判断是对的。



丧,是我们这一代另类的精神反抗。

自我解嘲,自我开解。

反正,丧完还是要继续奋斗的。

那么,承认自己「丧」也没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要承认「丧」?

一,你已经这么丧了,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在低谷,恭喜,你接下来的每一步,可能都是上坡路。触底反弹就意味着你走得每一步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二,反正你不是最丧的。

这种想法看起来有点自私。但,这就是事实啊。多对比对比,会觉得自己其实还蛮幸运的。



假期结束了,人生还没有。

过完丧的今天,很丧的明天又开始了。

有必要不停委屈自己么?谁知道明天会怎样令人绝望?今天解决不了的事情,不要着急,明天你可能还是会解决不了的。

长大是多么扫兴的一件事啊。

这个世界里,没有太多人会在意你孤独的小情绪。你的丧,10%来源于环境,90%来源于你自己。因为你没有对抗丧的勇气!想请的假不敢请,想花的钱不敢花,想去的地方不敢去。

现在,请掌握主动权,边丧边正能量,边丧边嗨。

譬如,点击“阅读原文”,打开「带我飞」APP,买一张特价机票。

学学喂鸽子的梁朝伟。

管你去大众的清迈,还是小众的塞尔维亚。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陌生的城市。

山川、河流、田野、荒漠。

丧又如何,垮掉的一代又如何?老子还有力气耍一耍,还有大把时光去造作。



博文来自来源: 带我飞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