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塔爾(巴爾幹七國印象三十一 ) 

離開杜布羅夫尼克時已是下午四時多。旅遊巴沿著阿德利亞海濱朝西北走了好一陣,近六時才轉入內陸。不久就到達莫斯塔爾。

莫斯塔爾所處的地域決定了此城成了不少戰亂歷史的見證。

在波黑的兩個的政治實體中,莫斯塔爾屬波斯尼亞與黑塞哥維那聯邦。另外,莫斯塔爾是黑塞哥維那-涅雷特瓦州的首府,黑塞哥維那地區最大的中心都市,波黑國內第五大都市。

1878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1918年期間,莫斯塔爾屬奧匈帝國統治。1939年,莫斯塔爾成為南斯拉夫王國克羅地亞自治省的一部份。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莫斯塔爾是納粹德國的傀儡政權克羅地亞獨立國的重要都市。第二次世界大戦,莫斯塔爾由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統治。莫斯塔爾在這個時期是南斯拉夫著名的工業、觀光中心都市。

波黑宣佈從南斯拉夫獨立後,在1992年至1993年的18個月期間,莫斯塔爾都處在圍城之中。南斯拉夫人民軍首次攻擊莫斯塔爾是在199243日,之後逐漸佔領了城市。1992612日,克羅地亞國防委員會擁有了足以將南斯拉夫人民軍逐出莫斯塔爾的力量。南斯拉夫人民軍進行炮擊作為報復,法蘭西斯科會修道院和天主教的大教堂,設有具5萬冊藏書的圖書館的主教宮殿,卡拉多茲·貝伊清真寺(Karadžoz-bey)和其他13座清真寺都被破壞。19926月中旬,戰線移動至東側,HVO克羅地亞國防委員會將塞爾維亞正教會的濟托米希利奇修道院和建於1863年至1873年期間的正教聖三一教堂(Саборна црква Св. Тројице、通稱「正教的老教堂」)、聖母誕生教堂(Црква Рођења Пресвете Богородице/Crkva Rođenja Presvete Bogorodice、通稱「正教的新教堂」)等19世紀中期以來的建築物破壞。波黑閣僚理事會的議長尼古拉·什皮裡奇表示,大教堂於2008年春季開始重建,查爾斯皇儲也有出資。19911118日,克羅地亞民主同盟在波黑的姊妹政黨波黑克羅地亞民主同盟宣佈克羅地亞赫塞哥波斯尼亞共和國獨立,宣稱在政治、文化、經濟、領土等各方面都從波黑分離。莫斯塔爾隨即被波斯尼亞族武裝圍城,被分為東西兩部份,西側由克羅地亞勢力控制,東側由波黑共和國軍隊控制。1993119日,由於兩勢力的對峙,克羅地亞勢力一側將莫斯塔爾老橋破壞。戰爭結束後,前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ICYT)以反人道罪和破壞莫斯塔爾老橋等其他戰爭中的犯罪對克羅地亞赫塞哥波斯尼亞的領導者進行追訴。

1995年波黑戰爭結束後,莫斯塔爾以極快的速度復興。因戰爭而化為廢墟的場所建設了新的住宅和購物中心。莫斯塔爾處在歐盟的監管團的直接監管之下,舉行了各種選舉,並調解了民族關係、城市也得到了正常的管理。另外,復興耗資了超過1,500萬美金。1999年,被破壞的老橋和附近的歷史建築物開始重建,在2004年幾乎都已經完成。復興得到了西班牙、美國、土耳其、荷蘭、克羅地亞的資金支持。2004723日,在森嚴的警戒下,老橋正式重新開放。在老橋重建的同時,阿加汗文化信託基金會(AKTC)和世界文物建築基金會(WFMN)在5年間致力於歷史古城莫斯塔爾的重建和復興。

民眾在很早就意識到若不恢復莫斯塔爾舊市區的風貌,只重建老橋是缺乏意義的。爲了幫助重建莫斯塔爾古城,特別是老橋附近地區,因此制定了舊市區的保存計劃和個別建築的重建計劃。人們還設立了斯塔里格勒機構(Stari Grad Agency),擔當基於計劃復興的舊市區的建築群的運營及維持和宣傳莫斯塔爾文化及觀光等重要工作。斯塔里格勒機構正式開始處理業務和老橋的開業典禮是同一天。20057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莫斯塔爾老橋和其附近的舊市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七時過後我們到達莫斯塔爾,入住QUERCUS HOTEL

大堂櫃台後牆擺了一列歐洲各國旗及歐盟旗幟。就如阿爾巴尼亞國賓館一樣。

晚餐後我們便回房間休息了。

 

第二天起來,在酒店餐廳早餐再悠閒地休息一會,看著行李上了旅遊車,Alvin領著我們走入莫斯塔爾舊市區。

首先要我們注意的是累累彈痕的樓房,還介紹那些是重型機槍的深大彈孔。

不幸中的萬幸是,我們見到的多是彈痕,只見一處保留了外牆的癈墟,也許是都已修復了。

也許這些都是有意保留以作見證,亦作一景。

斜穿過一個小廣場便來到聖三一教堂,再拐入鵝卵石塊砌的小道就進入沒有見城牆的古城。

莫斯塔爾古城循山而建,Neretva河實是並不寬闊的山澗,以河為界,西側為克羅地亞,東為波斯尼亞。

一側見東正教堂高高的鐘樓,另一側見清真寺的宣禮塔,碉樓就在其中。河兩側的古城區都當然已成售賣旅遊紀念品和各種土產品商店的遊客區。

Alvin領我們穿入小巷拐了幾個彎來到當地導遊開的一間「特色咖啡室」,鄉村房舍,原木條桌配木凳,來一杯自種即磨的原味咖啡的確別有風味。

可惜遊客趕路的心態缺了坐下來品嚐的怡然自得。Alvin只好又將我們領到古城中心一間民族餐廳,告訴我們來此午餐的時間,便讓團友解散「自由行」。

我們還是跟隨Alvin來到一家賣書和紀念品的商店。這店門前放了一塊方石,石上雕有清真寺、宣禮塔等圖案花紋和粗粗的「DON’T FORGET ‘93’」字樣。

那是紀念1993119日老橋遭破壊。我們進店,站在一個40吋的電視螢幕前,觀賞了一段有關老橋和老橋復修的影片。然後各自付費以支持老城復修。

走出書店,我們再走上老橋,尋味戰火紛飛的歲月,欣賞當下寧靜安祥的四下美景。

我們尋路走到老橋下,為的是從更多的角度欣賞和記錄這留有歷史深義的老橋。

從陡峭的河岸走下Neretva河邊其實不難。

沿著梯級小路向下走,拐過幾家民宅便來到河灘。

澄澈的河水下這片伸向Neretva河拐灣處的石灘,岩石上堆積了碎石和石砂清晰可見。

河谷兩峭岸層級參差的建築顯得別緻。

右側是Neretva河支流,山溪流過灌木叢,澄明的溪水越過砂石灘在此處匯入主流。

仰視老橋。半圓型的橋洞如畫框般將河與岸美景收錄。

橋上數個遊人匯聚,面對一個高高站立在橋欄上穿短褲,上身卻穿夾克的男子。

這男子要表演跳橋。一個穿著整齊的男子站在橋欄外,也許是充當翻譯及為表演招徠。我們站在河灘上等候一覽表演風采。可惜不久橋上遊人散去。短褲男子無奈地在橋欄上坐了下來。

我們轉過身去遠眺新橋。這新橋結構簡單而實用,橋上駛過的汽車似乎不需收油減速。只可惜,這新橋與周邊的古老建築就欠協調了。

我們離開河灘穿梭在古城街道中,我們的目的不是搜購紀念品而是搜尋美景。

這山城別具一格的小橋流水的確使人著迷。

依時到城中的民族餐廳品嚐了一頓特色民族午餐。

下午二時多我們離開了莫斯塔爾駛向克羅地亞南部港口城市司碧。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2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