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热情的人,往往越假! 

   

 越热情的人,往往越假!(黑白先生)


我是个慢热之人,对太热情的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对我来说,所有莫名其妙的热情,都让我心生疑虑,闪躲不及。古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时候一个人帮你并非出于大义,而是私心作祟。当然有私心无可厚非,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但帮你的假象下暗藏着一颗祸你之心、侵你之念,那就须睁大你的慧眼去提防了!


也许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人喜欢朝阳,有人喜欢黄昏,日月流转,最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生活离不开阳光,但正午的太阳,热情似火,人们却躲闪着,寻觅一片阴凉。距离产生美感,远了能见优点的光辉,近了却把缺点放大。留有一份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清雅,过于浓烈,一下子把热情都灌进去了,何来细水长流,宁静致远呢?


所以说,过于热情反生嫌隙。让人感觉做作和娇情,与人相处,还是喜欢保持一点距离,把握尺度,不踩过界。只有你尊重、珍惜自我的个人边界,也才能真正尊重他人的边界与私权,不去侵犯他人私域。不论是父母子女、夫妻恋人,还是亲朋好友。太热情的人最忌越了界限,这也是所有矛盾的导火索。因为每个人生来都是独立的个体,都应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并且,只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儒文化中的人们,我最难以理解什么样的行为呢?就是没有“独立的个体”,没有清晰的私域边界划分传统。经常以“关心”的名义干涉别人的生活,而且还要你感恩戴德,凭什么?相反,欧美都具有良好的个人主义思想传统,就容易理解个人在私域内的自主自由而不侵犯他人自由。在《道德经》 思想体系中,无为就不会干扰个人自由,也就不争他人之利,那就是标准的个人主义的自由行为特征描述。


《庄子·大宗师》里说,“相与于无相与,相为于无相为。”大意为:相互结交在不结交之中,相互有为于无为之中。交友要达到相交出于无心,相助出于无为。这才是“莫逆之交”。说白了就是:不干涉、不打扰、不紧盯你们的世界,不强求、不扭转、不揣测你们的思想,不窥探、不指划、不评判你们的生活。 因此,理解了道家经典,就很容易理解普世文明,是国人通往世界的主要桥梁。

博文来自来源: 微信公众号:黑白先生随想录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