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独特的低自尊感:放弃和轻易认为自己毫无力量 

前几天,有位粉丝发来了长长的留言,她说:“我在工作上总觉得能力不够,比不上男同事: 他们总是更加自信,敢去尝试,可以自信地谈论自己的成就。但我有了点成绩,也总觉得是运气好,而且一旦做不好,领导就会安慰我:‘没关系,对女生来说是太难了。’但这种话并没让我觉得好受点……以前学习上也是,家里人对弟弟要求更高、寄予厚望,而我一旦考不好,他们就纷纷表示‘理解’,尤其是理科。‘没关系,女孩子本来就不擅长理科’可能我真的不行吧,后来理科真的越学越糟糕……”

和这位留言者一样,许多女性内心都有“我比不上别人”的念头。这道内在的声音时不时地阻碍她们向前,在女性面对新机会时叫她们退缩,让女性在面对他人的夸奖时下意识地说出“我不行”,让女性不敢发表自己真实的想法、害怕被嘲笑……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2013)认为,固然有外部因素阻碍了女性取得成就,如差别待遇、制度问题等等,但女性的内在障碍同样限制了女性。要想取得良好发展,消除内在障碍同样重要。今天的文章就来谈一谈“内在障碍”——女性低自尊——介绍什么是女性独特的低自尊表现,为什么女性会低自尊,以及如何提升自己的自尊感。

什么是低自尊?

自尊是人们如何看待自己的核心信念(central belief),它是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对自己的评价与想法,以及人们赋予自己的价值感。低自尊意味着一个人对自己的品质和价值有负面的信念低自尊者会认为自己不够好、没有能力、配不上自己的身边人等等(J.V. Fennell, 1999)。

低自尊者会有哪些表现呢?他们普遍认为自己很糟糕,却又不希望他人发现自己“恶劣的”本质,因此低自尊者会对别人的批评尤为敏感。有些低自尊者会对提出批评的人发脾气,来掩盖“被戳穿”的恐慌;也有些低自尊者索性回避与他人社交,来避免他人发现自己的不足。在和他人的交往中,低自尊者会不自觉地讨好他人,且常常会为自己没有的错误道歉,希望能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此外,低自尊者对自己的评价存在偏见。比起优点,低自尊者会更放大自己的缺点,并反复强调。面对他人的夸奖,有些低自尊者会指出自己的缺点,开始自我批评。

比起男性,女性的自尊感更低。一项研究发现,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不论女性处于哪个年龄段,她们的自尊水平都要比同年龄段的男性要低(Bleidorn, 2016)。那么,女性的低自尊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什么是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1. 在职场中的表现

a. “只顾做事,却不为自己争取”:皇冠综合症(Tiara Syndrome)

在面对晋升机会时,女性往往会迟疑,她们不敢主动提出去承担新的任务与职场角色,她们过于担心自己不具备拥有新职务需要的技能。惠普的一项报告显示,女性只有在认为自己100%符合职务条件的时候才会提出申请,但男性只要觉得自己有60%的条件符合就会去争取。对于晋升,女性更加被动,好像在等待别人把她们提上位置。

这种现象可能和“皇冠综合症”的心态有关,这个名字是由谈判女性公司(Negotiating Women Inc.)的创始人Carol Frohlinger与Deborah Kolb提出的,意思是女性会期望“自己如果工作能力很好,他人就会自动注意到,并为她们戴上皇冠”。有这种心态的女性觉得:只要我做得好,就一定会被人看到,一定会因此升职;相反,如果我没有被人赏识,一定是我能力不够,配不上。”

然而,有皇冠综合症的人忽略了主动争取的必要性,事实上,Sandberg(2013)指出,良好的工作表现如果没有得到他人认可,女性理所当然地可以为自己争取应得的利益。许多机会如果不经过争取,是不会主动落在一个人头上的。而且,女性应当对自己多点信任,能胜任之前的工作就意味着她们有一定的能力女性应当少说“我还没准备好”,而是学着说“我想要,而且我可以边做边学。”

b. “我不是真的好,我只是个骗子”:冒充者综合症(Imposter Syndrome)

许多有能力的女性会陷入自我怀疑。她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当她们被人称赞时,她们觉得自己实际上没那么好,只是称赞者被她们欺骗而已。许多女性即使在工作中成就非凡,她们依然摆脱不了这种感受。她们觉得自己只是一群优秀的人中间的“冒牌货”,并担心总有天真实的、糟糕的自己会被别人察觉。这种现象被心理学家称为“冒充者综合症(Imposter Syndrome)”。在男女群体中都会出现这种现象,但“冒充者综合症”在女性群体里比男性更为普遍,并且相对于男性,女性会更经常也更强烈地感受到自我怀疑。

背后的差异也许源于人们的归因模式。面对成功,男性通常会向内归因,即将成功归因于他自己的技巧和能力;而如果让女性解释她为什么会成功,她更多会归因于外界因素,例如他人的帮助、难以置信的运气等等,总之不是因为她本身足以胜任。相反,在解释失败时,男性更倾向于向外归因,比如“我考得不好是因为窗外太吵了”,而女性则更容易认为是自己能力的不足导致的失败。于是,负面反馈对女性自尊感的影响比起男性更为严重,由此引发的自我怀疑会对女性的工作表现有长期的不良影响。

c. “我不希望你不高兴”:取悦者倾向

比起男性,女性更顾忌他人的反应。女性往往会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即使她们内心反对一个提议,也不会表达出来。她们会希望为他人留下良好的影响,不希望自己让别人不快。这可能与女性观察周围事物的方式有关。女性对他人的意见有“广谱察觉”broad spectrum notice),除了他人表达出的意见外,女性也能察觉到对方潜在的情绪反应,来衡量自己受支持的程度。但对他人情绪的敏感,也意味着女性更容易遭受他人的负面情绪的攻击于是女性会用讨好的方式,来避免感受到他人的负面情绪。而相对来说,男性察觉不到、或是不怎么在意他人的情绪

d. “我是个好的职员,也得是个好伴侣/母亲”:对工作/生活的平衡更焦虑

比起男性,女性更容易为自己“没有分时间给家庭”感到愧疚,而没有办法真心地赞美自己在事业中取得的成就。许多女性试图“获得一切”,要求自己在工作上取得成就的同时,一定要兼顾好家庭,要为伴侣和孩子留下足够多的时间。她们夹在“工作/生活”的冲突中,小心翼翼地维持平衡。一旦工作和家庭没有两头都兼顾好,女性就会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我工作得很好,但……”。相反,男性可以更坦然地为了工作牺牲家庭,不强求在两个领域中都做到最好。

2. 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

女性独特的低自尊也体现在亲密关系中。比起男性,女性更难离开一段不健康的关系。即使在关系中受到伤害,低自尊的女性会将受到的伤害归因于自己:“是我不够好,对方才伤害我,这都是我应得的。”而且,许多女性担心自己离开这段关系后,没有办法找到更好的伴侣她们也认为自己配不上更好的人,也就对受到的伤害更加忍气吞声。

当自己的需要与他人的需要产生冲突时,女性更倾向于牺牲自己的利益。她们觉得自己的利益或选择不那么重要,理当“成全”对方,而不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或是要求对方为自己作出妥协。

此外,在亲密关系中,女性有较严重的形体/外貌焦虑比起男性,女性会更觉得需要保持良好的外观。而且女性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一旦自己胖了、丑了,被伴侣嫌弃是正常的。许多女性在生产过后,会因丈夫的疏远感到自责,认为这是由于自己没有维持住体态的缘故,却没认识到生育对形体的改变是必然的。而女性将“用外表吸引住伴侣”视作责任,使得女性比起男性,在工作与日常生活之外,还多出一份“维持外貌”的压力。

是什么造成了女性的低自尊?

1. 社会环境影响

a. 女性内化了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指的是人们普遍接受的对一个群体的固定印象与偏见”,如认为许多美国人认为亚洲人擅长数学,刻板印象往往过于简化而且不精确。社会存在四类对女性和男性的刻板印象。

· 性格特质。例如认为女性应该是温柔的、情绪化的,而男性是坚强而有侵略性的。

· 家庭行为。例如认为女性应该相夫教子、负担家务,而男性则应该赚钱和做修理工作。

· 职业。例如认为女性适合做照顾人的工作,例如教师护士等等。而男性适合做领导人的工作。

· 外表。例如认为女性应该苗条、线条圆润。而男性则应该长得比女性高、有肌肉等等。

不光是他人会用刻板印象来要求女性,女性也会用刻板印象来要求自己。社会通过各种途径强化了刻板印象,如新闻、影视、广告等等。广告中,总是妈妈和女孩在做饭、洗碗,而爸爸与男孩在桌子边等吃饭;化妆品宣传片中,只有用了化妆品变美,变心的男性伴侣才会回到女性的身边……在反复强化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女性,会内化社会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把来自外在的要求,变成内在的、自我约束的声音。许多女性会有意无意地自我检查:我的行为、外貌是不是符合“规矩”?而当她们遇到挫折时,也会反思: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符合规矩了?

比如,明明女生可以谈论自己的成就。但一想到“女生不能太强势,不然会被人讨厌”,许多女孩就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或是用自谦的方式面对赞扬(“哪里,就是运气好而已”)。久而久之,女孩不敢大方承认自己的能力。

b. 缺乏榜样

取得成就、位于高位的女性的比例依然不大。在全世界范围内,财富500强的首席执行官里仅有4%是女性。在中国主要的上市公司里,企业董事会中的女性占8.5%,而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女性不到4%。同时,人们经常能见到媒体对高位男性的正面报道,而很少有对位于领导层的女性的宣传,即使有,也更多聚焦于领导层女性对无法兼顾家庭的愧疚上。

领导层中缺乏女性,带来的是一种负面循环。越是缺乏女性,女性进入领导层的几率就更低。因为人们倾向于和自己的同类工作,男性更愿意与男性工作,而女性在一个缺乏女性的环境中会更容易感到敌意。许多女性面对“男性占据多数”的领导层会望而却步,她们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处理好与同事的关系。而且,女性也更难得到来自男性高位者的帮助与提拔,一方面是人们喜欢接触与自己相同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害怕他人“说闲话”,担心别人认为提拔中有不正当关系的成分

此外,缺乏榜样的后果,是女性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如果女性很少见到领导层中的女性,她们可能会想“或许我就是不合适做领导”、“或许做领导对女性来说,还是太难了”。而对高位女性无法平衡“工作/生活”的宣传,又进一步加重了女性的焦虑感,担心自己一旦升职,就必须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作出非黑即白的选择。

2. 家庭教育影响

在家庭中,从孩子小时候开始,家长就倾向于低估女孩的能力,认为女孩更需要被帮助和保护。研究显示,和男婴相处时,母亲会更多时间看男婴自顾自玩耍,而和女婴相处时,母亲则会花更多时间拥抱女婴,她们认为女婴更加需要帮助。此外,在孩子们想要玩耍时,父母会更加估计男孩去自由地探索,而会对女孩叮嘱要“注意安全”。于是,男孩在不断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中,对自己的能力更有自信;而女孩则产生一种“世界很危险、我没有能力应对它”的感受,变得更加自我怀疑和焦虑(Romm, 2017; Sandberg, 2013)。

如何提升女性的自尊?

1. 摆脱内化的刻板印象的影响

首先,要发现阻碍自己的刻板印象有哪些。试着列出脑海中阻止你行动的负面声音,例如,“我就是不擅长理科”、“大声说话像什么样子”等等。有时它们太根深蒂固了,遇到事情就会飞快地在内心一闪而过,所以刚开始你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在捕捉和识别上。

当你将刻板印象的声音写成文字后,有理有据地在旁边写下对它的质疑。在写作的过程中,你不再是在脑袋中乱哄哄地和自己的声音吵架,而是能有条理、有逻辑地组织自己的话语。最好是能列出自己身上与之相反的证据。例如,在“女生不应该主动”旁边,写下自己曾经因为主动争取而获得良好结果的经历。当你试着反驳那些文字时,你会发现很多刻板印象是被社会建构的,不符合你的情况,或是根本毫无道理。

此外,我们也可以在适当时候,做与刻板印象相反的事。比如,如果你认为女性不适合做领导,那么就试着去承担一次领导的任务,不一定上来就是大项目,可以从小开始。关键是,这些行动的经历,会成为反对你内心声音的证据。

2. 试着不再做个取悦者,学着为自己争取

当下次你想提出自己的观点时,试着更关注你行为的目的和结果,而不是过程中是否所有人都满意。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们,而因为讨好他人就放弃自己的目标只是因噎废食。在沟通的过程中,当你开始怀疑对方可能不高兴时,可以再次提醒自己沟通的目的,并且作出不影响目的的调整(比如语气更缓和一些,但依然坚持自己的需求)。

在生活与工作中,试着表达真实的想法。许多取悦者会担心,自己一旦说出真实的想法,会遭到他人的拒绝。而想要验证/反驳内心的假设,行为才是最好的方式。在表达之后,也许你会发现,不是所有人都会拒绝,而自我表达并不会招致无法承受的后果。有时阻碍表达的只是自以为是的恐惧,而越是表达,越是不再害怕表达。

之前提到,我们无法让所有人都满意,当我们发现别人的敌意时,会产生负面情绪,此时可以允许自己释放情感。许多人为了逃避他人的敌意带来的负面情感,而不敢表达自我。而Sandberg(2013)表示,难过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人们可以做到在哭泣与释放过后,继续擦干眼泪前进。

3. 找到自己的同伴

女性需要构建自己的社会支持系统,选择合适的人留在身边。如果原本就比较缺乏自信,那么你可能需要有更多愿意鼓励你、支持你的朋友在身边。低自尊者在需要不断自我肯定的同时,也需要外界的赞美。来自朋友的肯定会为低自尊者提供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在他人眼中,她也有自己的价值。


博文来自来源: 搜狐网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