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哥》之“神使鬼差”(连载十三) 

      在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送别了我亲爱的大哥之后,我向大嫂详细了解了大哥出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据大嫂说起来,大哥那个事件的发生,是特别诡异的,似乎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情,或者说是“神使鬼差”吧?

       我的大哥、大嫂一家人,经营着新西兰最大、最强和最著名的一家华人巡回演出马戏团,在新西兰的国内很有名气,全称叫做“火凤凰马戏有限公司”。他们大约每两年就会在新西兰境内的北岛和南岛巡回演出一个来回,深受新西兰人民的欢迎和喜爱。由于常年游走于新西兰的所有城市,他们的巡回演出路线是相对固定的,主要是去一些大中城市表演。大哥出事的那座中文译名叫做“歪船”的小镇,本来是并不在他们巡演行程单上的一处“穷乡僻壤”。然而,巧合的是那一年他们在巡回演出途中的另一个表演地点,与那一座“伤心小镇”(歪船)很近,加之他们又从未在那里驻点表演过,于是就临时决定要在“歪船”小镇扎营表演几天。然而,正是由于那一次“碰巧”的“临时安排”,导致我大哥在那里不幸罹难了。为此,我的大嫂连肠子都悔青了!

       由于大哥大嫂他们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新西兰小镇上驻营表演,“火凤凰马戏团”庞大的车队(据说马戏团有三十多辆各型车辆,包括各种房车、卧车、箱车、卡车、拖车、工具车和轿车等等)和人员,必须要申报给当地的镇公所备案,还得让当地的公务所帮助解决有关演出手续、演出场所、车辆的上下水、接驳电缆以及垃圾清运等事务。

       据大嫂告诉我说,马戏团类似的工作,平日里都是由另外一名团里的雇工来完成的,我大哥从来就不会去管这些琐琐碎碎的“小事情”,他对这些“团务”工作不感兴趣!大哥最关心的,是钓鱼和玩玩乐乐。其实,大哥去钓鱼并不是为吃,他纯粹就是为了好玩!我在大哥的一辆小货车车箱里,看见悬挂了一车的各种渔具,还见过他钓鱼归来之后“收获”和“喜悦”的美照。但是,大哥在新西兰大海里钓回来的那些鱼,连他的女儿悦悦都不吃!只能是送到马戏团的厨房里,让随行的厨师们做成了团员们的“工作餐”!而且,由于新西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岛国”,那里盛产海产品,各种各样的“海鲜”多如“牛毛”,且只是卖个“白菜价”。所以,我大哥去钓鱼,既不为吃、也不是为了“省钱”。算下来,大哥钓鱼的“成本”要远远高于花钱去超市“购买”食用鱼。不过,我大哥对于“钓鱼”这项“娱乐活动”,却是乐此不彼。后来我想过,大哥之所以会热衷于钓鱼,除了因为童年时代的“童趣儿”爱好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由于新西兰地广人稀、缺乏娱乐和缺少朋友!我的大哥,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特别喜欢人多热闹,尤其爱交朋友!可是,当年他和大嫂一家来到这个语言不通、环境不熟、文化差异性强,且没有朋友和亲人的异国他乡,哪里能有像国内那样的舒适生活?于是,我那在无聊中觅有趣的大哥,就把钓鱼当成了几乎是唯一的一项娱乐活动。让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一项看似轻松、快乐的自娱自乐,终于让大哥“玩物丧志”了……

      据大嫂告诉我说,可能是因为那座“歪船”小镇我大哥以前从未来过,或者是因为他突发其想、发“神经”。那一天他是非要“亲自”到镇公所去,拦都拦不住!不过,我大哥去镇公所的目的,却不是因为“工作”,他去那里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咨询当地人:“哪里能够钓鱼”?其实,当时正值新西兰的冬季,并不是一个海钓的好时节。然而,我那贪玩的大哥却不“死”心,一定要找一个本地人问出个“子丑寅卯”!

       当我大哥来到“歪船”的镇公所,他便向镇公务员打听当地的钓场在哪里?不巧的是,那位新西兰本地的公务员并不喜欢钓鱼,也不知道钓场在哪里。然而,无巧不成书的是,这时有一位胖硕的本地人,也到镇公所去办事情,他在我大哥的旁边竟然“抢答”到:“我知道可以在哪里钓鱼!我家里还有船,可以出海去钓”。我是可以非常具象地想象得出,我大哥当时是如何的大喜过望?他总算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穷乡僻壤”里遇见了“钓友”!更为巧合的是,那位“歪船”小镇的本地人,还是一位新西兰当地的音乐家,他家里还有一架钢琴!这让我的大哥更是欣喜若狂,他居然在那个偏僻的新西兰小镇上,遇见了一位自来熟的“知音”同行!于是,仅仅只在“三分钟”之后,我大哥就跟那个音乐家成为了“异国忘年交”的好朋友。

       据我所知,那位“歪船”小镇的音乐家,是一位新西兰籍英国人的男中音,虽然他的演唱水平并不算太好,却很规范。据说,他常常在当地的教堂里唱圣歌,和辅导“歪船”小镇的孩子们学习音乐。在我大哥葬礼的那一天,他在灵堂上自弹自唱了一些艺术歌曲,我听得出来,他是受过正规音乐教育过的音乐人。不过,在我听来,他的男中音歌声是特别的“呕哑嘲哳”难为听,让我感到十分刺耳和难受。当然,这是与我当时的心情有关,并不一定是因为他的歌声,真的是就是那么的“粗劣”不堪。

       后来,我在大哥遗留的手机上面,还看见他与这位新认识的“知音”,勾肩搭背的合影照片,还有几段他与“知音”合作演唱的视频。从大哥脸上“荡漾”着的笑容和他最后的歌声当中,我知道他当时是徜徉在欢乐和幸福之中的,他的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但是,那是他在花落朵败之前的最后华艳,即将美极而谢、乐极生悲了……

       其实,老天爷是给过我大哥机会的,但大哥并没有认真地考虑过。因为,火凤凰马戏团在“歪船”镇短暂停留的前几天里,那里的大海上都是风浪不止,无法出航的。为此,我大哥天天都到“知音”家里去打听能否出海的消息。终于,在“歪船”海域大风大浪的三天以后,“歪船”的大海似乎“风平浪静”了!于是,我大哥十分高兴地去找到了他的“知音”,要求一同开船出海钓鱼。

       据说,“知音”家里的那只橡皮艇当时有一些漏气迹象,需要拖到岸边附近的一家修理厂里加气。于是,我大哥还抽空“专门”回了一趟他的家(房车)。不过,他那一次与我大嫂只是打了一个照面,就又匆匆走了。然而,从这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家”了。据我大嫂后来回忆说,那应该是我大哥专门回家与亲人“告别”的!然而,我大嫂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异样,只是如常地“嘱咐”他要“早点儿回来”。

       特别不巧的是,“天有不测风云”。在那天大哥与“知音”出海之后,“歪船”海域上突然卷起了一阵不测的风浪!于是,那条橡皮艇被海浪冲翻而“歪船”,大哥和“知音”俩人都同时落水了。后来,那个“歪船”镇的音乐家侥幸地获救生还了,不幸的是,我的大哥却没有再回来了……

       据落水生还的那个“歪船”音乐家和目击者的描述说,那天的“歪船”音乐家去为橡皮艇充气的时候,竟然“忘记”带船上“救生衣”了,而且,他还没有在出海之后,手里握上马达发动机上专用的安全绳(安全绳的作用,是专门在船只倾斜侧翻的时候,为马达熄火用的)。当一次巨浪袭来之后,那只小船就“意外”地侧翻了,一如那个小镇的镇名“歪船”一样。当船上的两人都落入了冰冷刺骨的海水里之后,那只无人控制的机动船,又继续向前驶去了!我的大哥在这个时候,头部还“不巧”地又碰到了海中的木头或礁石之类的什么硬物,一下子使他在冰冷的海水中,失去了知觉……

       当时,在近海处正有一个冬日里勇敢的冲浪者,他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歪船”险情,却只是成功地挽救了那个肥胖如豚的洋人(估计是因为他的皮下脂肪要比我大哥厚,所以耐得住冰海奇寒)。

       据说在这个海难事件发生之后,新西兰的警方救援队,展开了一次海陆空三栖立体手段的生命大营救,却没有能够救回我大哥的卿卿性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魂逝于那片无情的大海……

       我仔细看过大哥出事的那一片海域,距离岸边不过只有两百米之遥!以我大哥曾经在金沙江里锻炼出来的“浪里白条”好水性,这个距离是完全可以驾驭的!但是,大哥在“歪船”海域出事的时候,正是南半球的隆冬季节,新西兰海域的海水,又是从不远处的南极冰川融化而来,刺骨冰寒。据说人在这样的冰海水中,能够存活的生命极限,只有黄金十五分钟!加之大哥又“碰巧”地被海中的什么硬物碰撞昏迷了,最终导致了这个回天无力的极端恶果!而这些“芝麻掉进针缝里”的巧合,不仅让人匪夷所思(就好像是好莱坞的电影大片一样,悬念叠复、宕荡起伏、诡异离奇、环环紧扣!对于我来说,那只是存在于电影里面的情节和桥段,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做为一名影视工作者,我特意杜撰臆造出来的剧本,都不可能有这样“精彩”故事!然而,这确是真实发生的“故事”),更让我的心里,充满了困顿和疑惑!我甚至怀疑那个“道貌岸然”的音乐家,会不会是一个“种族歧视主人者”?或者是仇华、仇富人士?再或者是不是他有暴力倾向?犯罪前科?杀人狂魔?人格分裂症?偏执狂?神经病??等等等等。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悬吊着“十万个为什么”?可惜的是,我既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波罗,无法还原出当时的情景,也给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我特别嘱咐于大嫂,一定要给我看到新西兰警方的最终结案报告。

       然而,我一直都搞不明白的是,究竟会是什么样的魑魅魍魉,能够做到“媾和”得如此天衣无缝的“琴瑟琵琶”?不过,我也只能默认了那就是一次“神使鬼差”!然而,这么多诡异无端、惊人逆天的“离奇巧合”存在,又怎能让我对大哥的那一次意外海难的结果,做到“心服口服”呢?不过,在事发之后,新西兰警方经过了长达两年、非常认真的缜密调查,最终还是给出了一个“合理”的结案结论。当然,这也只是前几天才刚刚听大嫂告诉我的,这是后话。

       然而,从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在我的脑海心中,除了无限的悲念和永远的心痛之外,还剩下了另外的一句话:“新西兰,还我大哥”!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4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