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飞虎队队员与中国女孩跨越七十年的重逢 


            美国飞虎队队员与中国女孩

           

                  跨越七十年的重逢

       2017-08-11    历史树 


1944年9月1日,艾伦·拉森随第35照相侦查中队从印度来到中国。一抵达昆明空军基地,拉森就和他战友一块儿到飞机跑道上,站在一架鼻翼上绘着鲨鱼图案的P40战斗机旁相互拍照。(约翰•弗洛曼拍摄)


作者:严湛

来源:《新民晚报》


刚到中国时,拉森是一个20岁的愣头青,“从小我就相信,只要在地上挖一个很深很深的洞,就可以到中国了,中国在地球的另一端。”除此之外,他对于中国的了解仅限于美国媒体对于“卢沟桥事变”的报道。

入伍前,拉森是波士顿大学文学院的一年级新生,1944年春,拉森在接受短暂的军训和摄影技术培训后,跟随美国陆军航空队来到中国昆明,加入陈纳德将军领导的第14航空队,随身带着的还有一部当时使用最新彩色胶片的柯达相机。


“那时我十分渴望参战,因为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引发所有美国人的愤怒,当时我就想要加入空军痛击日军,但没有到参军的年龄。”


一抵达昆明空军基地,拉森就奔到飞机跑道上,站在一架鼻翼上绘着鲨鱼图案的P-40战斗机旁拍照,“我至今还记得那个令人兴奋的时刻。”


加入第14航空队后,拉森被派到第2照相勘测中队,他的工作是为飞越驼峰航线的飞行员测绘航空地图。相机是他形影不离的伙伴,工作中他用来执行空中拍摄任务,空闲时,他和战友威廉•迪柏一起,拍摄当时的中国社会和中国人。


拉森当年使用的相机Kodak Bantam(艾伦•拉森摄)



拉森当年作为飞虎队队员所用过的手册和围巾


1945年8月6日,拉森告别服役近一年的昆明,跟着部队来到重庆,10天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到处欢天喜地。在重庆驻地白市驿空军基地的基地医院附近,他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裙子、扎着羊角辫的中国女孩。拉森将母亲寄来中国的一个玩具娃娃送给了这个女孩,并且让威廉帮自己和女孩拍了合影。“我只知道这个小不点小名叫‘Doo-Doo’(豆豆),她的母亲姓林,是空军基地医院的护士。”拉森回忆道。


战后回到美国,拉森经常翻看自己拍摄的中国照片,“我很留恋中国的食物,另一方面,中国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回美国继续大学学业时,拉森特意选修了中国历史和文化课程,他将中国的照片做了一套幻灯片,给不同的人看,讲述中国的故事。


在拉森拍摄的影集《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1944-1945》中,每一个镜头都饱含着他对中国的感情。而牵挂了这个90岁老人一生的,却是合照中的那位中国女孩。这张看似普通的合影背后,是他关于中国战场和中国人最美的记忆。


1945年,拉森与“豆豆”在重庆的合影(威廉•迪柏摄)


2012年  王智

新疆库尔勒


“怎么可能是我?” 王智自己都不敢相信。


“2012年,我二哥从成都来电话说,他在《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影集里,发现两张我的照片,其中一张是与一个美国兵的合影。”


“当时我只有5岁,我只记得那时家在重庆,妈妈在空军基地医院当护士,唯一的记忆就是自己经常在病房里和美军伤病员玩,但记不得曾抱着一个娃娃和一个外国人合影。”


                                              豆豆(1945年)


豆豆就是王智,谜底终于揭开!没人想到,当年的豆豆70年后竟然居住在塞外明珠新疆库尔勒,她名叫王智,已经75岁,是塔里木油田的一名退休工作人员。


其实,战争带给王智的回忆并不好,甚至有些残酷,但是拉森拍摄的照片和他对中国人的感情,让她觉得十分温暖。


“我的母亲是一个香港人,她响应祖国号召,从香港回大陆参加救国医疗队。”王智告诉记者,她的母亲名叫林德君,抗战胜利时在重庆空军总部附属医院做护士,拉森和他的战友都认识她,叫她Mrs. Rosetta Lin,并且知道她有个美丽可爱的女儿。


                      美军士兵与卖干果的妇女讲价(1945年)

抗战时,因大量援华美国空军受伤,急需英语流利的护士,所以当时香港、澳门和内地有很多教育背景良好的女孩,在宋庆龄组织的“保卫中国同盟”等民间团体号召下,志愿到战地医院帮助伤员,这些人被称为“驼峰天使”。


林德君每天都要护理伤员,很多人受伤后仍驾机飞回机场,很多人迫降后被中国民众送到飞虎队美军医院,很多人伤势过重,他们在中国的大西南,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战地医院气氛压抑,这时年仅5岁的豆豆就成了病房里的“开心果”,王智回忆道,“我只记得那时我经常在病房里窜来窜去。”拉森则回忆称,“我的很多战友都知道豆豆,大家都喜欢这个小不点,爱和她开玩笑。”



拉森和威廉拍摄的中国抗战胜利前后昆明、重庆、成都、杭州、上海等地的《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1944-1945》影集


年幼的豆豆经历跌宕起伏,1940年她在四川出生后,母亲抱着她回到香港,但一年多后的1941年12月8日,香港也被日军占领。国仇家恨,母亲林德君再次志愿来到重庆战地医院,而襁褓中的豆豆则在一个阿姨的怀抱中历经逃亡,先后来到四川、广西、云南等地,在大西南兜了一个圈之后,才来到重庆回到妈妈身边。


抗战胜利之后,小豆豆命运多舛,1946年母亲因车祸去世,一年后父亲也因病去世,根据父亲遗嘱王国章夫妇成为她的养父母,她由此改名王智。


王家人对她非常呵护,然时局一直动荡,战后王智随养父母辗转南京、广州、重庆、北京,1951年到了辽宁鞍山才安定下来。王智学习努力,1959年进入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毕业后,1971年她调到新疆,与相同专业的丈夫一起从事石油地质勘探。30多年中,先后在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和库尔勒工作。


“看着新疆的变化,从前的地窝子变成了一排排新楼,走过的泥泞小路铺成了柏油大道,不知不觉自己也老了。”王智说。


2014年  拉森和王智

美国奥斯汀


70年后,美国德州,在拉森的90岁生日宴上,老照片中的两个人重逢,跨越大半个世纪、跨越大半个地球,再见时,两人都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


2013年,确认自己就是70年前和拉森合影的小女孩后,王智就一直想再见拉森,一年后她如愿以偿,和丈夫来到美国。“通过电子邮件,我告诉拉森自己来美国了,他十分激动,特意寄来了卡片,邀请我们全家一起到奥斯汀,参加他10月举行的90岁生日派对。”


终于再见,拉森精神矍铄,让王智十分惊讶,“一见面他就给我一个拥抱,他向每个家人朋友介绍我,兴奋时,还现场跳起交谊舞。”拉森则说,与豆豆的重逢是自己收到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生日宴开始前,拉森告诉王智,要给她一个惊喜。宴席上的每张餐桌上,都摆放着拉森各个时期的照片,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他在中国参加二战时拍摄的,还有两张是照有王智的照片。宴会即将结束时,拉森在亲友的欢呼声中走上讲台拿起话筒,“今天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我要送给她一份特殊的礼物,就是70年前我和她的照片。”原来拉森将自己与豆豆的合影重新冲印出来,装裱后作为礼物送给王智。这一幕,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个人,全场近百名宾客簇拥而上,把拉森团团围住,感慨“这太不可思议了”。


“没想到,那个飞虎队员在找我。更没想到,我们还能在美国相见,”王智打开电脑中整理好的相片,一张张介绍她去年10月和拉森再见时的情景,尽管已是一位75岁的古稀老人,但说起这段战争中的奇缘,她的微笑依然纯真,宛若70年前穿着白裙的豆豆。


2014年,拉森与王智在美国重逢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一日转载于微信网络《历史树》栏目

       美国飞虎队队员:她是我70年来最想找到的中国女孩 http://mp.weixin.qq.com/s/PpWi96jSEOe8X5YO6VAeIw

博文来自来源: 美国飞虎队队员:她是我70年来最想找到的中国女孩 http://mp.weixin.qq.com/s/PpWi96jSEOe8X5YO6VAeIw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