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野长城探险记(原创) 

西沟长城是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一段明长城,是明万里长城的主干线,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的永安长城,还有一处天下奇观。站到锥子山上,可以看到两道长城系统,左手是蓟镇长城, 右手是辽东镇长城。东、南、西三个方向的三条长城像三条巨龙齐聚锥子山,是万里长城中绝无仅有的一大奇观。

六月初的北京。与在夏威夷巧遇神交的艳萍和他的先生老刘,老罗和我一行四人,开着他们的私家车,从京城开车出发,历经五六个小时的长途之旅,来到了辽宁最美的野长城——绥中西沟长城所在的美丽村庄,在“摄影家协会”的大院下榻,开始了一次难得又非常难忘的旅行。

入住之后,我们放下行装,沿着蜿蜒的小路,有说有笑地走到“彩霞农家院”,因为燕平两口子已经多次造访这里,与彩霞一家已经很熟了,我们仿佛回老家吃了一顿典型的农家饭。

晚饭后,我们打着手电筒,听着蛐蛐抑扬顿挫的歌声,走在山谷里宁静漆黑的小路上,接受着大自然从里到外的洗礼,她的无私宏大的胸怀,着实令人陶醉!

回到住处, 在清新的空气和无声的平静中,美美地进入梦乡....................

清晨4:15,闹钟响了,起来擦了把脸,我们一行就开始爬山,到长城的一个据高点看日出。从这里出发,见识了这里的野长城的“野”。

 

                       我的“日出太阳花”,好看吧!

 顺着一条陡峭的,被毁的只能隐隐辩出的通往观望台的路径,经过了一阵子的爬涉,不负大家早早爬起,我们在据说是看日出最好的观望台上,早她一步,大口猛吸着充满负离子的新鲜空气,与那些不曾相识的早早抑或在那观望台上扎蓬露营的摄影爱好者们,一起见证了美的令人停止呼吸的日出。

带着满满的能量,我们轻松地一路欢笑地走下了山,途中遇到当地的村民,给我们讲了好多这里的风土人情。这位当地的农民兄弟,与美国的农民兄弟老罗,有说有笑地以不同的语言,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进行这愉快的交流,没有半点伪和之感吧!

当然啦,上山下山,大伙也辛苦啦,到“彩霞农家院”又美美地吃了一顿农家早午餐。 吃完午饭,我们一行四人到了下榻的“摄影家协会”的大院。在院子里的石桌石凳上,我们边喝茶边聊天,享受着大自然与精致古建筑浑然一体所带来的震撼且平静的难忘感受。

大约下午5点左右的时间,我们一行再出发,走了一条与早上完全不同的路,据说是要上到最高的一个炮楼看日落。果然是又高又险,和早上爬的那段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看!我们的"FBI"帽子也登上野长城了!小秘密告你: 那是“from big island"之意!可惜当老刘发现并喜欢上想拥有时,我告诉他晚了一步,它已经有主了,(我妹已经收了)抱歉只好下次买给老刘了。

爬到制高点,接受了日落火热的洗礼,这时天色已渐晚。下山的时候,我们居然迷路了,两次走了长长的冤枉路。这时候对我们大家都是非常大考验,考验我们的情商,还有我们的勇气,团队精神,以及紧急情况的应对能力。大家集中精力,判断我们所在的方位,以及决定是想办法找到下山回到我们所居住的村庄,还是下山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村庄后在想办法回到我们居住的村庄?感谢上帝,在这么荒的山上居然还有手机的信号,艳萍拨通了彩霞的电话,试着说明我们所在的位置,好容易找到了我们认为正确的路。

不巧碰到了一段非常危险的路,两边没有任何剩余的墙壁,破破烂烂的路大概只有不到两米宽,两边就是悬崖峭壁。这一刻,对我这个有着强烈恐高症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打死我也不走这条路,这是我绝对办不到的事!

看着伙伴们一个个地通过那段路,我仍大声说'我不走","我不走"! 艳萍他们都在那边不知所措,对他们来讲可能这不算什么,但对于恐高症人来讲,他们无语了。这可是我们回家的必经之路啊,我真不想连累大家........见老罗从另一端走过来想帮我,这让我更加紧张,怕他掉下去,我大声“命令”他回去,他一次次的努力试图说服我,还是没能让我动心。时间好像就这样凝固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平静下来一想,如果我不走的话,会连累大家谁也走不了!

于是我半闭着眼睛,不敢看两边,然后蹲在地上,慢慢地往前爬,那副狼狈之相可想而之。最后终于爬到了目的地,爬到另一端............当你终于爬到另一端,简直就像从一场噩梦中醒来,那种喜悦也是不可形容的........

经历了这一段以后,剩下的就都是小菜了。大家一路往山下走,因为在森林基本上是看不出路的,最多有时会看到好心人绑在树枝上的红的黄的小布条。我们走着走着看来又迷路了,这时候天已经渐渐的黑下来了,大家有点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找到回家的路。这时候就听见远方有人在喊,我们也立刻顺着声音飘来之处与他回应!谢天谢地,他正是我们在看日落时遇到的那位摄影人,他用声音引领我们,朝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心里有了底。往下走那个路还是蛮陡的,大家有时只能退着往下爬 ,有时还真是很狼狈的样子,就差录下整个过程,做成小电影,一定很卖座呢!

哈哈,这次的野长城探险,对老罗和我真的是太奇特的一次经历了 。衷心感谢艳萍夫妇使我们有机会拥有这份人生的礼物,感谢那些世代留守在那里见证祖先奇迹的村民, 也感叹我们没能有效地保护好那曾经辉煌的宏伟建筑,同时衷心地呼吁去那里参观的人们带走你们的垃圾,让大自然和它的见证物留有本来属于它们的面目吧!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5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