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给予的教训: 绞刑架前的日 


      历史给予的教训:


                                                       绞刑架前的日本战犯


2017-08-10顶尖野史秘闻 




来源:铁血网


二战结束后,战胜国对日本战犯设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其法官由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菲律宾各1名组成,共11名。这11个国家又各派检察官1人。澳大利亚法官 W·F·韦布任庭长,美国律师J.基南任检察长。


审讯自1946年5月3日开始。1948年11月12日法庭宣布判处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武藤章、木村兵太郎绞刑,木户幸一等16人判处无期徒刑,东乡茂德判处20年徒刑 ,重光葵判处7年徒刑 。7人绞刑于绞刑于1948年12月22日执行。


本组图片从东条英机为切入点,带你回到六十多年前的审判现场。这其中还有南京大屠杀的主犯谷寿夫和田中军吉被押送中国国民政府审判纪实,以及当年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举办杀人比赛的野田毅和向井敏明被枪决的图像。



1945年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21日今井武夫飞抵芷江请降。9月2日上午9时,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向同盟国投降的签降仪式。日本新任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郎代表帝国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 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中国首都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



日本投降后的8月18日,日内务省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驻屯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要求各地警务部门建立为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8月26日,官方拨5000万日元,由东京警视厅牵头成立“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设慰安、游技、艺能、特殊施设、食堂和物产各部,并在天皇皇宫前举行了“结成式”。日本人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9月27日,麦克阿瑟拜访日本裕仁天皇。



图为庆祝抗战胜利的中国民众。



9月11日,在大量证据与恐惧和绝望之下,东条英机在家中用当年希特勒赠送给他的瓦尔特自动手枪向心脏开枪(几天前,东条英机曾让自己的私人医生用炭笔在自己胸口的心脏部位画了一个酒杯大小的圆圈),但由于是左撇子且心脏畸形的原因,子弹打偏了,洞穿了肺部。美国大兵冲入室内时,东条已经濒临死亡,输血救活了东条后,东条说自己朝心脏开枪自杀是为了“让别人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脸,从而知道他已经死了”。对他这种自杀未遂事件,日本国民认为“只是已经失去了信用,被抛弃了的家伙的最后耻辱”而已。三个月后,伤愈出院的东条被直接送入了日本东京巢鸭监狱。



图为9月12日,与夫人共同自杀的杉山元陆军元帅。在东条英机自杀未遂被盟军逮捕的同一日,驻日盟军总部公布了第一批日本甲级战犯名单,杉山元侥幸未列入名单中。但他自知作为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的陆相和发动太平洋战争时的参谋总长,绝无幸免,于9月12日下午5时,在第1总军司令官室开枪自杀。当晚,杉山元的妻子启子,在得知丈夫自杀的消息后,在自己家里的佛堂,身着全白丧服,依照武士传统用短刀戳穿心脏自杀。杉山元在1937年于陆军大臣任上力主对中国开战,1941年在总参谋长任上强烈要求对美开战,1943年6月成为陆军元帅。1945年反对投降。



第一个畏罪自杀的是日本陆军元帅杉山元,原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原内阁首相、侵华主谋之一近卫文麿等也相继自寻短见。图为服毒自杀后的近卫文麿,曾任日本首相,日本侵华祸首之一,法西斯主义的首要推行者。近卫文麿1937年至1939年,1940年至1941年,三次出任日本首相。首相任期内,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4年里积极扩大侵华战争,还是《三国轴心协定》的签订人。曾向蒋介石提出向日本投降的苛刻条件,发表臭名昭著的“近卫声明”。



1946年1月19日,盟国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布特别公告,宣布在日本东京成立由中美英苏等11国法官、检察官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并于同日公布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法庭有权审理三种犯罪: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及惯例,违反人道主义罪。犯有以上三种罪行的为甲级战犯。国际军事法庭以审判甲级战犯为主,乙、丙级战犯由设在各受害国的法庭单独审理。



图为被审判人员正乘坐美军巴士前往法庭。左边第二排第一人为东条英机,在审判初期,他表情轻松。1946年5月,由中、美、英、苏、澳、加、法、荷、新、印、菲十一个国家组成的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28名甲级战犯进行审判。



1946年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以东条英机为首的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正式起诉。28名战犯是:


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提出灭亡中国“广田三原则”的广田弘毅,

特务头子、“中国通”的土肥原贤二,

九一八事变主谋之一板垣征四郎,

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

残酷虐杀战俘的木村兵太郎,

参与南京大屠杀、制造马尼拉大惨案的武藤章,

耍尽阴谋、擅长权术的天皇首席机要顾问木户幸一,

积极策划发动侵略中国的小矶国昭,

日本法西斯极端组织“国本社”总裁平沼骐一郎,

日本军阀“皇道派”分子之一荒木贞夫,

原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

日本法西斯组织“政治会”总裁南次郎,

东条英机的得力助手岛田繁太郎,

《何梅协定》的策划者梅津美治郎,

偷袭珍珠港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永野修身,

狂热的法西斯分子铃木贞一,

日本外务省“少壮派”白鸟敏夫,

擅长发动政变的桥本欣五郎,

日本海军“少壮派”冈敬纯,

勾结德意法西斯的大岛浩,

日本陆军“少壮派”佐藤贤了,

用鸦片毒害中国人民的星野直树,

日本战时外交路线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东乡茂德,

拖着一条腿签订投降书的重光葵,

日本“法西斯主义之父”大川周明。



首席检察官基南在审判席上的开篇陈述:“我们为了文明而开始战斗。”



在审判初期,东条英机一直保持微笑与轻松的神情,尽量维持自己曾为大日本帝国领袖的形象。东条英机曾任日本陆军大将、政治家、军事家、大独裁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法西斯主犯之一,时任大政翼赞会总裁、日本皇军的陆军大将、陆军大臣和第40任首相(1941年-1944年),也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法西斯主义的代表人物,昭和天皇最忠诚和最愚鲁的手下。长于行动,短于思考,在关东军因独断专行、凶狠残暴有“剃刀将军”之称。任内发动偷袭美国珍珠港,爆发了太平洋战争。



审判期间,旁听席上东条英机的夫人胜子与儿女们一直陪护左右。



战犯们的伙食是比较丰盛的,而且他们用美军使用的托盘、汤勺进食早餐。从左至右分别是广田、东乡、东条和佐藤。开始的审判是轻松地,战犯们对未来甚至抱有幻想,所以众人食欲不错,每次也很少剩下饭菜。



随着审判流程的加紧,越来越多的证据被呈上法庭,这是一张被认为是南京大屠杀时期的照片,图中一名日本军人右手握刀,左手提人头,身边尽是被屠杀的中国军民,而这位日本军人却狰狞的笑着,让人不寒而栗。随后,海量的文件正名和照片以及证物被送上法庭,铁证如山,形势对战犯们越来越不利。



证人台上的溥仪,往日的皇帝威容已不再。爱新觉罗·溥仪,字耀之,号浩然。曾是清朝皇帝和满洲国皇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辛亥革命以后,被袁世凯逼迫而宣布退位。抗战时由于充当日本扶持的满洲国皇帝,后被定为战犯。二战结束时,溥仪于奉天机场的候厅室被苏联红军抓获。在苏联被监禁5年。在软禁5年期间曾有一次去日本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为日本统治者在中国的罪行做证明,并提供了大量有用的证据。



图为正在接受身体健康检查的东条英机,自杀未遂后,他在家人的帮助下逐渐恢复健康,但是其心脏下方的枪伤却一直未痊愈并留下弹孔疤痕。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川周明成为远东军事法庭甲级战犯中唯一的民间人士,第三批被捕。在接受审判期间出现短时的神志恍惚,举止失常的情况。1946年5月3日,在开庭时,他不时地裸露身体,喧哗叫嚷,并朝他前面的东条英机的秃头就是一巴掌。表情僵硬的东条苦笑了一下。 并高喊“Inder! Kommen Sie!”(德语:过来,印度人!)和“东条,我要杀了你!”而这之前,大川周明已打过东条一巴掌了。



图为被宪兵带出法庭的大川。大法官威廉·韦伯爵士(审判团主席)命宪兵将他带出法庭后,并最终决定放弃了对他的起诉,因为由法庭指定的医学专家鉴定他患有精神疾病,但是从审判一开始大川周明就说这法庭是一出闹剧,不值得称其为合法的法庭。因此众多人始终坚信他只是在审判期间装疯,从而达到释放的目的。而且,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解散后第二天,他被盟军释放。然而,他的疯病竟然好了,从此逍遥法外,是以疯人的逻辑骗过检查医生的鉴定。死前,他向记者透露:“我是装的。”



日本投降后谷寿夫于1946年2月作为战犯被盟军总司令部逮捕移交中国,定为乙级战犯。谷寿夫在日本海军大学讲授陆战术时曾强调:“作战时的掠夺、强盗、强奸是保持士气的重要手段”。当他率军攻下南京城时,逃难的中国南京市民和放下武器投降的国民党军军人拥挤在主要街道上,谷寿夫指使和纵容属下官兵对无辜百姓狂掷手榴弹,用机枪扫射,自己也亲自用军刀杀人,其中他本人强奸中国妇女达十余人。图为正在被国民党士兵押赴刑场的谷寿夫。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挥,对手无寸铁的南京民众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开始好转。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和调查,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图为江边堆积如山的中国人尸体。



经南京军事法庭审判1年多的审判,于1947年4月26日被枪决。政府对谷寿夫下的断语是:“谷寿夫为侵华最重要战犯,尤为南京大屠杀之要犯。图为正被执行枪决的谷寿夫。



1947年12月12日,南京战犯军事法庭对战犯田中军吉进行公审。18日法庭对其宣判:“查被告田中军吉,在谷寿夫攻陷南京城实施屠杀时,曾携‘助广’军刀参与,…且在混乱斩杀中,我被俘军民于该被告所携‘助广’军刀下者逾三百人,且有日本军官山中峰太郎所编《皇军》一书,刊登该被告之军刀照片标载‘曾杀三百人之队长(指田中军吉)爱刀助广’等字样可稽,并有该被告亲自挥刀斩杀平民之照片获案,可资印证。…依法判处死刑。”12月18日,野田毅和向井敏明被公审,最后法庭宣判两名战犯死刑,此两名战犯在1937年12月攻占南京时,相约进行杀人比赛,看谁最先杀150人。比赛的结果是向井敏明杀106人,野田毅杀105人。他们杀人比赛的消息被当时的日本东京《日日新闻》以“斩杀百人”并配以照片加以报道。。图为1947年12月18日,日本战犯田中军吉,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由左向右)在南京接受公审。



1937年11月,在侵华日军由淞沪战场向南京进军的途中,侵华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少尉副官野田毅,突发奇想,向同在在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任职的另一名少尉军官向井敏明提出进行灭绝人性的“砍杀百人大竞赛”,以谁先杀满100人为胜利,奖品为一瓶葡萄酒。《东京日日新闻》(即现在的《每日新闻》),连续刊登该报四名随军记者浅海、光本、安田、铃木分别从中国江苏省常州、丹阳、句容、南京等地发回的现场报道,详细报道了此二人在无锡横林镇、常州车站、丹阳奔牛镇、吕城镇、陵口镇、句容县城、南京紫金山等地刀劈百余人的经过。这些报道不仅仅时间、地点明确,杀人过程及数字清楚,而且同时还配发了照片。《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1月30日首次报道了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进行百人斩竞赛的消息。



图为中国国民政府有关人员验证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的尸骨并收集罪证。侵华日军各级指挥机构当时的命令和军官的记录为直接物证,攻占南京的日军第6师团司令部曾接到命令:“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日记中也记道:“大体上不保留俘虏,全部处理之。”1938年1月11日,日本外相广田弘毅在电文中称:“自从前几天回到上海,我调查了日军在南京及其他地方所犯暴行的报道,据可靠的目击者直接计算及可信度极高的一些人来函,提供充分的证明:日军的所作所为及其继续暴行的手段,不下30万的中国平民遭杀戮。”



经过大量证据证明其罪行后,1948年1月28日,日本战犯田中军吉、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等3人被押赴南京雨花台执行枪决。图为三人待处决前,获准抽最后一支烟。



日本战犯田中军吉、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等3人抽完烟后,被国民党士兵驱赶至雨花台枪决点,准备执行枪决。



几声枪响之后,日本战犯田中军吉、野田毅和向井敏明三人被执行枪决,现场掌声雷动,此三人也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视线回到东京审判的法庭,图为正在等待进入法庭的被告们。这些战犯很快将迎来他们命运的裁决,一段黑暗的历史即将告一段落。



图为韦伯庭长判定全体被告有罪,坐在中间的是中国代表法官梅汝璈。


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3日第一次开庭至1948年11月12日宣判止,持续时间长达两年多,共开庭818次,审判记录48412页,从1948年11月4日起宣读长达1231页的判决书,到12日才读完,可谓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审判。巧合的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设在原日本陆军省大楼,庭长室设在东条英机的原办公室。在这幢大楼内,战犯们曾炮制并推行过危害人类的侵略计划。现在,那些破坏世界和平与安宁、摧残人类的法西斯战犯却要在这里接受惩罚。在这幢大楼内,战犯们曾经试图决定世界命运,而现在军事法庭却将决定他们的命运,被告人往昔的“成功”均被定为国际性滔天罪行,成为走向断头台的阶梯。


1948年11月12日,经过二年多的正义与邪恶、机智与阴谋、巧辩与诡辩的激烈较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终判处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绞刑,木户幸一等16名甲级战犯无期徒刑,2名甲级战犯分别判处20年和7年有期徒刑。另外3名甲级战犯,一名因患精神病中止审判,另外二名因在审判期间死亡免于追究。



东京审判被告最初是28人,但前外交大臣松冈洋右和前海军大将永野修身病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7人处以绞刑(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1948年12月23日凌晨,东条英机等7名战犯被绞死在东京巢鸭监狱的死刑架上。图为东条英机站在审判台前,他将在不久之后被处以绞刑。



图为正在吃饭的东条英机,或许是知道这是自己的断头饭,所以他将饭菜吃的一干二净。吃饱喝足,该上路了。



罕见的镜头,战犯竟然在法庭上打盹。东京国际法庭,是一个严谨的法庭,但惟其严谨,清楚的事实也要反复核对,效率极低,东条英机口供书就重三磅六盎司。



远东国际法庭的法官们,其中个子最矮,戴眼镜的为带剑渡海而来的中国法官梅汝璈。外国记者写道:“法庭上以梅判事最为坚决,以哈尔判事(印度法官,主张全体战犯无罪,理由是世人需以宽宏、慈悲为怀。)最宽容,反映了不同国家在战争中遭受损失不同。”



东条被捕后,美军医生在给他检查牙齿。 在几名美国军医的全力抢救下,东条自杀未遂,甚至还有好几个美国兵给他献了血,然后。审判结束,最后还要把他吊死,真是不嫌麻烦。


有趣的是,很多战犯都有美军医生检查牙齿的照片,这让我觉得有些古怪。这张照片上的是板垣征四郎。感到有趣的原因是想起了这张照片,萨达姆被捕后,美军也是先为他检查牙齿。看来,美国人对被捕嫌疑人的口腔卫生非常重视,是有传统的。 押送战犯往返监狱和法庭之间的囚车。 东京国际法庭的审判历时两年半,其间,犯人在巢鸭监狱,每天是怎样往返法庭与监狱之间呢?最初盟军如临大敌,很快发现战败的日本人对盟军很合作,根本没有劫囚车的意思。



被判处绞刑的日本战犯土肥原贤二。



被判处绞刑的日本战犯木村兵太郎。


1948年12月22日24时整,在东京草巢鸭监狱开始执行绞刑。7名恶贯满盈的日本甲级战犯分别被蒙上头罩,系好绞索,然后双手松开,一具具僵尸终于将日本军国主义彻底埋葬。


蒙上头罩

系好绞索

双手松开

法庭室内刑场上的行刑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转载于微信网络《顶尖野史秘闻》栏目

       处决日本战犯:实拍审判、枪决、绞死全过程 http://mp.weixin.qq.com/s/jv7qZlRtVbXuxnKarS3AHQ

博文来自来源: 处决日本战犯:实拍审判、枪决、绞死全过程 http://mp.weixin.qq.com/s/jv7qZlRtVbXuxnKarS3AHQ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