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水终于清了,先生你却走了…… 


10月11日,著名的土壤学与水土保持专家,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中科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博士生导师朱显谟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享年102岁。


朱显谟先生是水土保持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者,毕生致力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与生态建设研究与实践,著作等身、成绩卓著。他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方略”。


为了心中“黄河清”的梦想,半个多世纪以来,朱显谟先生默默奉献在广袤的黄土高原,为我国黄土高原治理与开发作出了巨大贡献。


为农学奋斗,一生盼望“黄河清”


1915年12月4日,朱显谟出生于上海崇明农村,朱显谟从小除了求学,假期不得不从事农业劳作,不发达的农业劳作的艰辛,让他幼小的心中形成了用知识改变落后生产现状的理想。


中学毕业后,他毅然考取中央大学农业化学系,在大学后期选择了土壤肥料专业,从此一生投入到改良土壤的使命中。


治黄,是历朝历代的大事。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为什么会如此严重?朱显谟曾表示:就是降雨强度大大超过了渗透能力。因此,防止水土流失、实现“黄河流碧水”的方略,是保护和增进土壤渗透性能,促使全部降水就地人渗到土壤中去。


上世纪80年代,在累积40余年黄土高原土壤侵蚀规律认识与水土保持等科学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朱显谟提出了著名的“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米粮下川上塬、林果下沟上岔、草灌上坡下坬。这是根据对黄土沉降方式形成的黄土颗粒为“点棱接触支架式多孔结构”的特殊的黄土剖面土壤构型与黄土高原土壤侵蚀规律,以及群众的生产实践提出的。这“28字”已被无定河、延河流域治理和国家科技攻关任务的综合治理试验示范区广泛采用,受到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并被水利部水土保持司采纳。


朱显谟曾在88岁高龄时表示:“倘若一切顺利,不再出现反复,像我这样年近古稀的人,也许还能看到‘黄河流碧水’呢!”


你知道吗?黄河清了!




◆ 据5月实测数据显示,黄河含沙量不超过0.8公斤每立方米。


◆ 在非汛期,黄河80%以上河段是清的


◆ 生态建设工程、气候变化、水利工程、经济社会发展是黄河泥沙锐减的重要原因


◆ 近期入黄泥沙锐减不能代表今后趋势,对未来来沙量估计不宜过于乐观:

  • 水土保持措施作用有局限,若发生超量级降雨,水土流失反而会加大

  • 大洪水几率增加,一旦决口,可能引发改道

  • “小水小沙”隐患重重,清水下泄给未来防洪造就一个新险局

◆ 黄河治理应保持战略定力,防止受局部和短时期变化影响产生战略误判


5月中下旬,记者从内蒙古包头出发,沿黄河至山东利津入海口采访,看到了一条与往昔完全不一样的黄河。从托克托县河口镇到郑州桃花峪,1200多公里的黄河中游,已然一河清水;直到开封以下,黄河才呈浅黄色。

  

这意味着,连同基本是清水的上游,在非汛期,黄河80%以上的河段是清的。潼关水文站控制了黄河91%的流域面积、90%的径流量和几乎全部泥沙含量数据。据5月实测数据显示,黄河含沙量不超过0.8公斤每立方米。

  

黄河自河口镇急转南下,将黄土高原劈为两半,奔流至河南三门峡,一路接纳的泥沙占入黄泥沙总量的89%。记者在这一黄河泥沙“主产区”采访,但见往昔的“一支浊黄”已变一派清流。

  

“黄河变清已经十多年了,有时候,水甚至是绿的。”山西永和县农民贾长治自幼生活在黄河岸边,对着黄河,54岁的他略带遗憾地说:“现在的黄河没威力了,以前浪有两米多高,成天轰轰吼,外面来的人晚上都睡不着。”

  

记者站在壶口瀑布旁,但见从壶口跌落出的河水浪花如雪,有的白中泛绿。陕西韩城黄河禹门口段,河水清且涟漪。在水流平缓的河湾处,两岸高山倒影可见。

  

5月23日,黄河壶口瀑布飞溅的水雾在阳光下形成美丽的彩虹 詹彦 摄


从开封直至入海口,黄河变黄;但与10多年前相比,色泽偏浅。专家解释,在非汛期,小浪底水库下泄的是清水,演进中冲起了河底淤沙,才再现黄河“本色”。据了解,1999年小浪底水库下闸蓄水后,即进入拦沙运用,2000~2015年,黄河下游年均输沙量仅为0.64亿吨,较1950~1999年均值减少11.39亿吨。

  

小浪底水库是调控黄河水沙的一张“王牌”,拦沙库容为75.5亿立方米,按原设计,运用14年后拦沙库容基本淤满,但目前仅淤积32亿立方米。

  

据地质史专家李鄂荣考证,历史上有记载可查的“黄河清”共有43次,最长的一次为1727年,黄河澄清2000余里,持续20多天;新世纪以来的“黄河清”,持续时间之长为历史罕见。

博文来自来源: 新华网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