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今天(10月10日),中国“天眼”睁开,首次发现脉冲星,这使我们想起了——南仁东

今天的你或许还是不熟悉南仁东。

但,科学界还有很多很多“南仁东”们。

他们像武侠小说中的“扫地僧”,看似沉默、不起眼,却有着惊人能量和盖世神功。朴实无华的外表背后是让国之重器从“跟跑者”变为“领跑者”的卓越成就!一种淡泊名利、执着钻研的纯净精神力透纸背。

今天,九派新闻向你介绍被武汉滋养过的5位院士。

崔崑: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学习什么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崔崑和夫人在武汉的家中

我国首屈一指的“钢铁院士”,研制出了中国的高性能特殊钢、10种新型模具钢。

尤其是低铬模具钢的研发,彻底打破了当时外国模具钢在中国垄断的状况!

“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学习什么!”

从武汉大学的机械专业,到莫斯科钢铁学院的金属学与热处理专业,

他都坚持了自己的座右铭:勤奋报国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如今92岁的崔先生依然坚持着工作,写书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用6年时间敲打出了一部,中国特殊钢的百科全书:

《钢的成分、组织与构造》。

每天时间都排得满满的,平时做点家务事就算是放松休息。

物质生活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一件衬衣穿30年,却捐出全部积蓄420万元资助贫困学生。

“这不算捐,应该是还,因为我们毕业的时候两手空空,现在有些积蓄还不是国家给的,用不完还给老百姓,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就是中国科学家,以身许国,初心不改。

黄旭华:93岁的“核潜艇之父”曾30年没回家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我国第一代鱼雷攻击型核潜艇、战略导弹核潜艇的总设计师。

年少求学时,他眼睁睁看着山河破碎,真切切经历辗转飘零,

炮火隆隆中,他决定——科学救国。

1958年,被选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后进入武汉的719研究所工作至今。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1988年,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实验,62岁的黄旭华,亲自带队完成下潜试验。

4小时,240分钟,14400秒,无法预知成败与生死的一场大战,

他毅然慷慨以赴。

黄夫人曾冷静地说,“正因为有风险,你才更要下去。”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2013年黄旭华当选感动中国十大人物

研究核潜艇意味着隐姓埋名,做一辈子无名英雄,30年没回家,女儿戏称,“你回家就是出差”

但他对此无怨无悔,“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现在他每天仍旧工作一上午,“研究核潜艇是我的梦想,一辈子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我很幸福。”

就像他所写的打油诗:“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他的人生,正如深海中的潜艇,无声,但力量无穷。

刘先林:盼着自己的热度尽快消散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高铁办公”“办公桌磨掉油漆”走红网络。

而对于自己的多次“走红”,一心只想集中精力搞科研的他说:

“我想干自己喜欢的事儿。我不想引起过多关注,也不想耽误时间。”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从1958年考入武汉测绘学院开始。

55年来,他始终从事测绘仪器的研发,为国家填补了不少技术空白:

1962年,提出的解析辐射三角测量方法,

是写入规范的第一个中国人发明的方法。

上世纪70年代,研制的“数控测图仪”“ZS-1”正射投影仪及配套软件,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生产该类仪器的国家。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80年代,一系列科研成果结束了,中国先进测绘仪器全部依赖进口的历史。

为国家节省资金近2亿元,还创汇1000多万。

朱英国:我是只“水稻候鸟”,一年过三个春天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中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先驱和重要奠基人之一,

培育的“马协型”和“红莲型”杂交水稻,防止了单一细胞质来源给我国粮食安全带来的潜在风险。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2013年7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武汉大学鄂州试验基地视察时,感谢朱英国团队做出的贡献,希望他们“继续努力,科技兴农”,并作出了“粮食安全要靠自己”的重要指示。

世人皆晓袁隆平,又岂知朱英国堪与比肩。

半个世纪以来,朱英国院士像一只“水稻候鸟”一样

不知疲倦地奔波在田间地头,追逐水稻育种的春天。

听起来充满“诗意与远方”,但其背后是:

毒辣的太阳烤着后背,汗水沾满了脸,朱英国和助手们蹲在稻丛间,小心翼翼把住穗头,剪颖、去雄、套袋、授粉、封口,每个细节都是一丝不苟,直到又饿又乏才收工。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左二朱英国,左三袁隆平

“我是只‘水稻候鸟’,一年过三个春天,一年可以干两年、三年的事”。今年8月9日,这只“候鸟”再也无法追寻“春天”了。

柯俊:知识分子从来都是24小时工作的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钢铁科学与技术的集大成者”“中国电子显微镜事业的先驱者”“中国冶金史研究的开拓者”

“中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奠基人”“新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先行者”——国际同行称他为贝茵体先生(Mr.Bain),

因为他在36岁的时候,首次发现贝茵体切变机制。

1948年,柯俊博士毕业后,取得伯明翰大学的终身教职。

新中国成立后,他毅然回到祖国。

他向挽留他的外国朋友说:“我来自东方,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民在饥饿线上挣扎,一吨钢在那里的作用,远远超过一吨钢在英美的作用,尽管生活条件远远比不过英国和美国,但是物质生活并不是唯一的,更不是最重要的。”

90多岁,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仍然每天上班。

他常说,“知识分子从来都是24小时工作的”。

今年8月8日,101岁的他与世长辞。

而他选择将遗体捐献给母校武汉大学

完成了最后一段特别的“生命之旅”。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1948年柯俊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博士毕业典礼后

有人这样概括他的一生:

一颗报国心,一生为他人。

今天为武汉这五位功夫高深的扫地僧打call,这才是中国真正的网红

黄旭华曾说:“为国家,无怨!无悔!”

他们是“扫地僧”,也是国家的脊梁!

才华在寂静中造就,品格在波涛汹涌中形成。

这些潜心科研、淡泊名利、一生为国的科学家。

外表虽朴实无华,内里却光华流转。

他们的生命,为祖国澎湃。

他们不会主动宣传自己,但是我们不能少了对他们的致敬!

博文来自来源: 微信平台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