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公园边陲的“拾荒者” 寻踪捡食野牛尸体为生 


“他们并不是机械地捡拾,看似日常但充满仪式感的活动中,存在着某种对馈赠食物的大自然的敬畏之感。”

今天大师IN像的主角Matt Hamon来自美国蒙大拿州黄石公园附近的小镇,他既是一名摄影师,也是一名业余猎手。

2016年的某天,当他在网上搜索生存和屠宰技巧时,偶然发现了一群生活在黄石公园边陲的“拾荒者”。

他们捡食着猎人丢弃的野牛尸体,在残骸上采集一切有用的部件——牛肉、牛皮、牛骨,并以此为生。

黄石国家公园拥有全球最大的美洲野牛种群,尽管猎人和相关部门不时进行猎杀,当地野牛的数量依旧逐年增长甚至泛滥。过多的野牛威胁到当地的生态平衡,同时野牛伤人事件频发,对居民和游客造成了很多威胁。

2015 年,蒙大拿州政府和当地原住民猎人协定,利用冬季野牛迁徙的特点,开启野牛追捕及猎杀行动以平衡当地的生态环境。

在这场一年一度的猎捕活动中,这群“拾荒者”便充当了猎人的助手,成为这片土地的清理工。

出于对这种奇特生活方式的好奇,Matt Hamon于严冬时节踏上了寻找“拾荒者”的旅程,最终在黄石国家公园的边陲地带找到了他们,拍下了这组“The Gleaners”的作品。

在荒凉壮丽的景观下,“拾荒者”们穿着从野牛尸体上分离下的皮革,原始狂野的造型乍看之下像是影棚里拍摄时尚大片的模特。

只有走近之后才会发现他们手上仍在进行的“血腥工作”——分离并拣拾野牛尸体的残骸。

当Matt第一次试图接触这群人时,“拾荒者”们并不愿意出现在镜头下,为了赢取他们的信任,Matt主动参与杂务工作,并在此过程中近距离地拍下了这一群生活在现代社会边缘的人们。

在交流过程中,Matt发现这些“拾荒者”们来自不同背景和不同地区,他们掌握着一定的屠宰技巧,有些人甚至辞掉了工作,主动放弃现代都市生活,组成了一个临时社群来到这荒原之中居住。

“他们大部分人都过着缺电的生活,自己种粮食、养牲畜,一切都从土地中来。虽然这群人效仿传统原住民的生活,但并非一味模仿。”

“在我看来这种生活方式不是对现代文化的完全排斥,他们的选择更像是为了与土地更亲近,和食物产生更为亲密的联系,从而重新拾起在进入工业技术社会之后我们所失去的东西。”

虽然“拾荒者”们默许了Matt的存在,但他们依然显得十分谨慎。

“这些人对自己的姓名依旧讳莫如深。他们只允许我使用假名,有些人甚至改掉了名字,以刻意疏远自己从前的生活。”

在北美洲,一头成年雄性野牛高达1.8 米,体重达1吨。因此在这片广袤土地上,由一群人分工协作,将野牛残骸拆分后再行处理是最好的方式。

“令我十分惊讶的是,他们对于野牛残骸的分离有着一套十分细致、高效的操作体系。作为一名猎人,我见识过其他猎手类似的做法,由于缺少技巧,猎物的浪费现象非常严重。”剥皮、开膛、分解、运输……“拾荒者”们熟练地处理完成一系列工作,牛肉储存后用于烹饪,皮毛加工成皮革,而骨头则用来制作捕猎工具或装饰品。

Matt在展现这些原始甚至有些残忍的画面时,以大像幅高清晰度的照相机加上辅助光,因此他的作品在基调、色彩和取景上呈现出一种经典油画的风格。

照片里的“拾荒者”们淡然地给野牛剥皮、去除内脏、分割残骸,这些情景融入他们的日常,有时候还会带着孩子一同劳作。

越凑近看,你能越看到这群人生活上的细节:手上沾满血迹,指甲里尽是污垢。

“拾荒者”的物尽其用给Matt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天晚上他们就用从野牛残骸里取回来的牛肝加上番薯做成牛肝酱来招待 Matt。

虽然有些抗拒,但Matt还是品尝了这份晚餐并且发现它们意外得十分美味,这也成了之后他继续拍摄的动力。

通过拍摄,Matt看到原住民猎人和猎物之间彼此尊重与亲昵的联系,这一切也体现在“拾荒者”与野牛尸体之间。他说:“日间拾荒、夜间烹饪,一切行动充满了仪式感,这种对食物的亲切感和尊重感是远非麦当劳等快餐所能给予的。”相比大多数西方人和食物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显得“正统许多”。

Matt还与“拾荒者”们讨论过黄石公园的野牛追捕行动,关于这项政策虽然存在着争议,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重要。

“拾荒者”们表示:“我们要做的只是捡拾这些遗留在土地上的残骸,因为它们就在那里。”

在与“拾荒者”们共同生活的日子里,Matt完成了自己的拍摄,同时也经历着一场不同文化的洗礼。“我们收集和搜寻食物,晚上煮来当做晚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跟着太阳和动物的活动过日子。”回到日常生活后的 Matt一度陷入某种文化冲击中,“某天清晨,我被闹钟声吵醒,这种被日程表掌控的系统化的生活甚至让我感到异常陌生。”

博文来自来源: 凤凰网旅游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