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茶诗:融雪煎香茗 

唐人对雪水格外高看,认为来自天上,洁白晶莹,煞是可爱。如白居易作的《吟元郎中白须诗,兼饮雪水茶,因题壁上》,诗云:

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

城中展眉处,只是有元家。

作者的心情并不是那样愉快,所以有“城中展眉处,只是有元家”之叹。但吟咏友人霜毛诗,又取雪水煎茶,别有一番情趣,愁颜自然为之一扫。

白居易的另一首诗《晚起》,描写融雪煎茶的情趣,诗云:

烂熳朝眠后,频伸晚起时。

暖炉生火早,寒镜裹头迟。

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

慵馋还自哂,快活亦谁知。

酒性温无毒,琴声淡不悲。

荣公三乐外,仍弄小男儿。

作者慵懒晚起,从“融雪煎香茗”中体悟生活的情趣,十分惬意地对人说“快活亦谁知”。白居易是大唐著名茶人,他的茶诗体现了儒家的“乐感文化”。并非山泉水难得,却要融雪煎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追求别一番自在,别一番情趣,图快乐尔!

陆龟蒙作《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煮茶》,诗云:

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

时于浪花里,并下蓝英末。

倾余精爽健,忽似氛埃灭。

不合别观书,但宜窥玉札。

人在松间,用松上雪化水煎茶,颇有几分山野情趣。其实雪花下,裹挟了空气中尘埃,并不洁净。诗人们寻觅的是诗情画意。

其他如郑遨《茶诗》中的“寒炉对雪烹”,雪地烹茶也真够浪漫至于雪水是否宜茶,对于诗人来说,只要发现了美,雪水不洁亦无所谓了。

冬天也可取冰煎茶,如:

曹松《山中寒夜呈进士许棠》:“读易分高烛,煎茶取折冰。”

曹松《山中言事》:“云湿煎茶火,冰封汲井绳。”

姚合《寄元绪上人》:“研露题诗洁,消冰煮茗香。”

别说不洁的雪水,就是房檐下的雨水,只要心境好,煮茶亦无妨,如杜荀鹤《怀庐岳书斋》就有一句“煮茶窗底水”。

我们从唐人“融雪煎茶”中可感悟到大唐文人雅士的浪漫情怀

他们在尽情地享受生活,活得潇洒,活得轻松。正是在这种“文化生态环境”产生了伟大的“唐诗”,在中国文化的“造山运动”中造了一座“珠穆朗玛”,把中国的诗歌创作推向极致。

博文来自来源: 中国文化网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