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北京内城残存的最长的一段古城墙 

1368年,明朝大将军徐达攻陷元大都的齐化门(朝阳门),从而占领了大都城。为了防止蒙古势力的反扑,考虑到大都城面积太大不易防守,数年后徐达指挥军民在大都北城墙南面五里处又筑起一道新的城墙。新的城墙仍开两门,东面的命名为“安定门”,西面的命名为“德胜门”。两个城门都是没有包砖的较为简单的夯土城门,但这道新的城墙就是明代北京内城北城墙的前身,其位置就是今天北京市的北二环路。

1403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大修城垣,将北京的南城墙南移500多米,建在今天的前三门大街一线。以后又对部分城门的名称作了调整,南城墙的城门还是依照原来的名字,中间称丽正门,东称文明门,西称顺承门。东城墙北面的崇仁门和西城墙北面的和义门改称东直门和西直门,其余城门的名称都未作改动。1436年,明英宗朱祁镇再次加固城墙并完善门楼建制,将南城墙上的丽正门、文明门和顺承门分别改为正阳门、崇文门和宣武门,又将东城墙的齐化门改称朝阳门,将西城墙的平则门改称阜成门。这样北京内城九门的名称在明代正统年间最后确定下来。英宗时期加固城墙的另一项成就是将全部的城墙包砌城砖,而且是城墙里外统一用大城砖包砌。

北京城内城城墙周长近24000米。其中,北城墙建造最早,不仅是最高最厚的城墙,还是携带历史文化信息最多的城墙。1968年拆除北城墙时,发现在城墙的夯土层中,有大量元代砖石瓦块。特别在城基中发现了比较完整的元代民居院落和房屋遗迹。这表明城墙是在紧急情况下修建的,而且是就近取材,连扒倒的房屋都未来得及清理。这些重要的历史信息使北城墙的历史文化价值大大提高。

北京城外城的修建时间在明朝嘉靖年间。起因有两个:一是自古以来,讲究有城必有郭。即在城的外围再套建一圈城墙。明朝初年,朱元璋在南京城建都城时,就建有很大的外城;二是北京城的防卫需要。从明初开始,北京城就成为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侵的军事要冲。嘉靖年间又发生了“庚戌之变”,蒙古瓦剌的军队再次直逼北京城外。这对修建北京外城起到了促进作用。1553年年初,修筑外城的工作开始启动。按预定方案,先修南面,然后修东面,再修北面和西面。到四月时,嘉靖皇帝认为城墙应该一律用砖石包砌。到年底时,外城的南部筑成,但国库已经枯竭,工程只好暂时停止,以后再也没有恢复。也正因为如此,北京内城和外城组合成特殊的“凸”字型。

建成的外城城墙总长大约14000米。外城共开七个城门。南面三门,正中为永定门,东面是左安门,西面是右安门;东面正中一门,称广渠门,西面正中一门,称广宁门。在外城与内城连接处,各开一门,东边的称东便门,西边的称西便门。到清道光年间,因道光皇帝名字忌讳“宁”字,将广宁门改为“广安门”。

民国时代,由于城墙的防御功能不再重要,北京的城墙和城门已遭到零星拆除和破坏。1949年以后,关于北京城墙的废存问题,曾出现过一场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城墙是古代防御的工事,现今已完全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并日益阻碍和限制着城市交通的发展。另一种观点以著名建筑专家梁思成为代表,认为保留北京城墙作为城市公园和博物馆。然而,决策者们没有听从学者们的忠告。北京城墙被陆续拆毁。侥幸存留下来的内城城垣有两段,从崇文门至城东南角楼一线是最长的一段。2001年北京市政府决定修复这段城墙,并以此为基础建设明城墙遗址公园。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1540米长的城墙遗址进行了修复,最大程度保存城墙的原状。

东南角楼

明代为了加强城垣的防卫,于北京内城四角城台上均建箭楼一座、其正式名称应是城角箭楼,简称角楼。北京内城四座角楼唯一保存下来的是东南角楼,也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城垣角楼。始建于明代1436年,楼建于突出于城墙外缘的方形台座上。台高12米,底边长39.45米,上边长15米,楼高17米,通高29米,建筑面积700多平方米。建筑平面呈曲尺形,四面砖垣,重檐歇山顶。楼体外侧向东、向南两宽面和向西、向北两侧面均辟箭窗(射孔),共4层144孔。楼体内交金柱20根,是角楼的主要承重结构。角楼建筑雄伟,形式特殊,是明清城防和城楼建筑的独特例证。

马面

在冷兵器时代,为了加强城门的防御能力,许多城市设有二道以上的城门,形成“瓮城”。另外,城墙每隔一定的距离就建一个突出的墩台,以利防守者从侧面攻击来袭敌人。这种称为墩台的城防设施俗称“马面”。

明代初期,北京城的城墙并未建置马面,至嘉靖年间,才在城墙上修筑马面172座。马面的平面基本呈正方形,边长大致与城墙厚度相等,少数马面的宽度可达30米以上,在现存的明城墙遗址公园内保存的一座马面宽度达39米。 

博文来自来源: 百代旅行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