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则栋的传奇人生 :上海滩犹太巨商哈同的外孙 

庄则栋的前世今生 第一集 中国首富的外孙!

国球泰斗、世乒赛三冠王庄则栋先生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首先是他的身世。

庄则栋出身豪门,外祖父是100年前的远东首富、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犹太大亨哈同。

哈同,1851年出生于巴格达(今属伊拉克),后随父母移居印度孟买并入了英国籍。“英国”,只是我们的习惯叫法,全称是“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且爱尔兰前面不带‘北’字)。那时的“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版图比现在要大许多,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基本涵盖了整个南亚。

1873年仲夏的某天,哈同对着世界地图端详了整整半晌,于是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跟自己豪睹一把。一个多星期后,他告别爹娘,怀揣六块银元,在海上颠簸了近一个月,经香港中转来到了开埠刚满三十年的上海,开始了他那童话一般的“冒险家之旅”。

庄则栋的前世今生 第一集 中国首富的外孙!

创业,自然从基层做起。哈同先在“沙逊洋行”地产部当职员,成了一位“白领”打工仔。

庄则栋的外祖母罗迦陵,生于1864年,中法混血儿。父亲路易·罗诗是一名法国水手,母亲沈氏是个“咸水妹”(专门接待外国海员)。出生后不久,父亲撒手回国,六七岁时母亲因病去世,她由母亲在上海的亲戚抚养长大。她虽识字不多,但自幼聪明伶俐,足智多谋。为生活所迫,她曾经做过外侨家的女佣,期间学会了说英语和法语。有许多书报说她在虹口也做过“咸水妹”,其实并无实据。

不过,罗迦陵确实阅历丰富,这一点毋庸置疑。某日,哈同去朋友家做客,结识了他家的女佣罗迦陵。二人一见钟情。

罗迦陵自幼信奉佛教,虽然收入不多,却好善乐施。订婚前,哈同曾偷偷拿了罗的生辰八字找人算命(哈哈,犹太人也迷信),答案是此女虽“大撒把”,但颇有“旺夫运”,谁娶了日后必定财源滚滚,子孙发达。

1886年9月24日,哈同和罗迦陵在闸北青云里用犹太教仪式举行了婚礼。

三年后,哈同升职为“沙逊洋行”的副总经理。

罗女士命里旺夫倒不假,遗憾的是结缡五载,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由于常年吃素的缘故,平日又注重保养,瑜伽从未间断,腰围非但没有变粗,反倒有越来越苗条之趋势。闲暇之时,已到了不惑之年的哈同心里自然有些郁闷:累死累活的挣下这么多钱,将来留给谁呢?

天资聪慧的罗女士早就猜透了枕边人的那点心思。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实话告诉你吧,我去过医院了,医生说我不能生育。既然你这么喜欢孩子,不如咱收养一个得了”。

哈同顿时恍然,原来自己的零部件没毛病。既然太太说了,那就收养一个吧。

于是,心动不如行动。礼拜天,夫妇俩就去了霞飞路(今淮海路)一家由法国教会开办的孤儿院,看看这个舍不得,抱抱那个也放不下,索性一下子领回来俩,权当生了龙凤胎。儿子取名“乔治·哈同”,随父姓;女儿取名“弗罗拉·诺拉·哈同”,中文名“罗馥贞”,随娘姓——20年后,大小姐罗馥贞嫁给了庄则栋的父亲庄惕深

从此,家中不再清冷寂寞,哈同夫妇尽享天伦之乐。

此后数十年,夫妇俩跟抽大烟似的“捡”孩子捡上了瘾,断断续续共收养了二十几个子女。有中国血统,有外国血统,还有混血儿;白、黄、黑,各种肤色的都有。哈同夫妇对这些孩子视如己出,非常宠爱,个个娇生惯养。

1901年,50岁的哈同跳槽离开“沙逊”,自立门户,创办了“哈同洋行”,主要经营房地产,自己熟悉的老本行。

此时,正好赶上上海开埠以来房地产第一拨高潮。目光敏锐的哈同抓住这百年一遇的机会,开发创建了中国近现代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海南京路。当时南京路的商铺,凡是以“慈”字命名的都是他的产业,占整个南京路全部房地产的百分之四十四。“哈同洋行”的资产梦幻似地增长,到了民国初年,世界富豪排行榜进入前十,一跃成为远东地区的首富!

1903年,哈同出任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首席主管。

1908年,罗迦陵被隆裕皇太后封为大清国正一品夫人。

辛亥革命前夕,哈同曾悄悄拿出十万大洋,资助民主革命的先驱中山先生。

1910年,位于静安寺路(即南京西路)、占地300亩、建造历时六年、上海最大最豪华的私人花园别墅“爱俪园”(可见哈同爱妻情深)正式竣工。园内亭台楼阁、假山湖沼,典型的中国式园林,据称是模仿了《红楼梦》中大观园的设计风格,因而号称“海上大观园”。但老百姓都叫它“哈同花园”——即解放初期的中苏友好大厦,如今的上海展览中心。

庄则栋的前世今生 第一集 中国首富的外孙!

辛亥革命前夕,哈同曾拿出十万大洋,资助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者中山先生。

到了晚年,哈同夫妇更是热衷于慈善事业。还在自家创办了一所慈善学校——仓颉中学。

庄则栋的父亲庄惕深出身扬州书香门第,因父亲去世家道中落,遂离开原籍去上海滩讨生活。

应聘面试时,哈同见庄惕深五官清秀,举止儒雅,谈吐不俗,便留他任中文教师。

庄惕生性格内向,平日言辞不多,因衣着寒酸,故外籍及沪籍的同事大多都瞧不起他,说他是个“土包子”。只有一个姓徐(悲鸿)的美术教师,与他关系还不错。

某天外出,庄惕深在路旁捡了一张彩票,仔细一看,原来是上海跑马厅(即今天的人民广场)的赛马票。他也没当回事,不成想次日开奖却中了头奖。一向迷信的罗迦陵闻听此事,认为这小庄老师像是有福之人,将来所生之子或有“状元”之命,加上平日印象不错,遂与老公商议,决定将长女罗馥贞嫁给他。

庄惕生当然求之不得,便顺水推舟欣然从命。

罗馥贞是一个摩登女性,打心底看不上这个来自扬州的“乡巴佬”,但父母对自己恩重如山,纵然心里委屈,也不敢公然违抗,便答应了。

庄惕深、罗馥贞结婚时,财大气粗的老丈人“随便拔了根汗毛”,从太监小德张手里购置了一套前清王朝某王府的旧宅,大大小小共计330余间,人称“北京哈同花园”,作为嫁妆——“陪嫁之说”出自庄则栋,2010年之前,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他都如是说。

还有另一个版本:庄惕深作为哈同家的大姑爷兼财务总监(账房先生),平日做事过于实诚,丁是丁卯是卯的。大舅子乔治,以及小舅子们都嫌他碍手碍脚挡了财路,遂兄弟联手,轮番在老爷子跟前说三道四。人老了耳根子软,十句之中难免会听进去一句两句,时间长了,积少成多,渐渐对大女婿就有了些许看法,于是将他打发到北京去管理新购买的房产,远离了权力中心——“看房子之说”也出自庄则栋,2011年4在接受《东方卫视》曹可凡采访时,他又这么说。

庄、罗婚后生了六个孩子,夭折了两个,长大成人的有两女两男。

因不适应北方干燥的气候,加上夫妻感情向来一般,出生于江南都市的罗馥贞大部分时间带着孩子居住在上海娘家——哈同花园。

庄惕深落单了,漫漫长夜,寂寞难挨。终究是个老实人,不纳妾室(有心无胆),也不狎妓(洁身自好),没办法,只能尝尝窝边草。几年后,他终于“红杏出墙”了,与家中一位名叫雷仲如的年轻丫鬟暗通款曲。不久,雷氏有了身孕,遂瞒着远在上海的丈母娘和发妻,将雷氏送回扬州老家安胎——家主婆不在身边,男人百无聊赖,于是与小保姆日久生情,偏偏老婆的娘家有钱有势又惹不起,虽然老丈杆子殁了(哈同已于1931年6月19日在上海去世),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于是悄悄转移,金屋藏娇,得过且过,能瞒一时算一时,反正船到桥头总会直,如今电视剧里常见的桥段。

1940年5月31日,雷仲如在扬州诞下一子,这位“庶出”的三公子就是日后叱咤乒坛的一代球王庄则栋。

几年后,雷氏又生了一个女儿。

庄则栋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出生后和母亲(雷仲如)一直住在扬州,而父亲在北京,牵肠挂肚地惦念着我们母子”。

岳母罗迦陵去世后,庄惕深才将“出轨”之事告诉罗馥贞。抗战胜利后那年,庄则栋兄妹,连同生母的名分才正式被嫡母承认。于是,派人将他们母子接到北平家中。这罗馥贞大概终于想开了,即使永远不承认,自欺欺人,权当没这回事,可事情还是在那儿明摆着,干脆就接受现实吧。

2011年4月,病中的庄则栋在家中接受曹可凡采访时说:“在共同生活的这段日子里,‘大妈’对我们母子三人挺好的,兄弟姐妹相处也和睦”。

1948年,庄惕深与罗敷贞结束了他们30年的婚姻。罗馥贞带着自己亲生的四个子女回到上海,庄则栋与父母妹妹则留在了北平。

罗馥贞究竟何时病逝?岁月悠悠,许多细节已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长大成人后的庄则栋曾经去上海探望过这位疼爱过他的嫡母。

——据庄则栋在《闯与创》一书中回忆:1958年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在上海举办)期间,他受爸妈之委托,专程去看望了“娘”和哥哥姐姐。

晚年的庄则栋一直引以为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通常作为开场白的“姥爷”哈同,其实和他并没有血缘或拟定血缘关系。当然,也不能说没有关系,他的父亲毕竟是哈同名正言顺的女婿,他的哥哥姐姐毕竟是哈同名正言顺的外孙。

每当庄则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津津乐道地提到哈同,渔樵就会想起《红楼梦》里那位只认王夫人为母、王子腾为舅的贾探春。同样是自尊与虚荣参半,投错了娘胎的三姑娘内心更多的是痛苦、纠结与无奈,而庄则栋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为了锦上添花,给他本来就轰轰烈烈、非同寻常的传奇人生再增加一个抢眼的“亮点”。

人生如戏。

庄老先生希望自己的人生大戏一开幕就精彩纷呈,引人入胜,这亦是人之常情。

作者:渔樵,精英乒乓网特约撰稿人,潜心研究国球数十年,在精英乒乓网著有《浪花淘尽英雄——国乒名将人物传记精华汇总》!


博文来自来源: 今日头条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