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进士争妻(民间故事) 

巴掌大的竹林镇,清康熙三年出了三个进士,分别是大甲、二乙、三丙。

三进士争妻(民间故事)

这三人十年寒窗,三更灯火五更鸡,攻读诗书心无旁骛。如今高中进士,坐等皇上授官时,就不免想到要娶妻成家了。

他们不约而同都想到了花容月貌的方员外之女方小姐。

方员外四海为官一生,曾辅佐顺治皇帝多年,告老还乡后在竹林镇闲居。面对三个进士托人送来的彩礼,方员外沉吟再三,说要出个题目考考三个新科进士,考过再做定夺。

正琢磨考题时,管家禀报说府宅维修房舍需要几车石材,要安排人到一石场去运。方员外灵机一动,确定就以运石材为考题。

当时最先进的运输工具是毛驴拖的木板车,方员外招来大甲,客套话毕提出了“帮忙”的要求:“我家赶车的师傅脚扭了,你今天能否帮忙去石场运一千斤石材过来?”

大甲为富家子弟,从没驾过驴车,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由管家陪同赶驴车上路了。

离开方家宅院后就是泥泞的乡间小道,两边全是绿油油的麦田。那毛驴见了嫩绿的麦苗就嘴馋了,止步去啃路边的麦苗。大甲便用鞭子抽打毛驴,那毛驴食欲正旺,挨了打不但不停嘴,反而拖着板车往麦田中间跑,边跑边吃。

大甲急了,边追打边骂。

毛驴被打得在麦地里乱窜,扬起脖子叫唤,像是与大甲对骂。大甲火冒三丈,叉挥鞭子追了上去。就在他追上毛驴,准备大打出手时,毛驴却先撩起后蹄儿,一蹄子踢在大甲腿上。

大甲倒在地上,疼得呼爹叫娘,被管家送回养伤。

第二天方员外招来二乙,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二乙赶着驴车上路,那毛驴看到路两边绿油油的麦田,照例又止步去啃麦苗。二乙出身书香门第,是个温文尔雅的书呆子,他也不管毛驴是否听得懂人话,又哄又劝又是求,一手轻轻拍打着毛驴屁股,一手牵着缰绳,哄着毛驴边吃边往前走。如此用了半天时间才来到了石材场。

所需石材装上车,往回走的路上,毛驴旧病复发不算,还到路边的小水洼痛饮,根本就没有前行的意思。二乙见天色已晚,便求毛驴:“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该好好干活了吧?”

可毛驴根本不听他这一套,继续吃喝。万般无奈时,二乙只得将毛驴拴到板车后面,自己拖车往回走。脚下是坑坑洼洼的泥泞土路,车上装的是一千斤石料,二乙脖子伸得比鹅还长,每迈出一步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走回方家宅院时,毛驴散步一般跟在后面,而二乙却累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三天运石材的是三丙。三丙出身农家,对驾驴车不陌生。他先到厨房拿了两棵小白菜,用绳子系上其中的_棵,拿棍子挑在毛驴前面,自己在板车上坐稳后一甩鞭子,毛驴便拉着板车上路了。

板车一上路,那棵用棍子挑在前面的白菜就开始晃悠。嘴馋的毛驴见鲜嫩可口的白菜就在眼前,伸出舌头几乎就能舔到,便伸长脖子撵着吃白菜。吃不到它就撒开四蹄,奋力去追,路两旁的麦苗连看都不看一眼。三丙坐在板车上哼着小调,只需“把方向管路线”就是了。

如此一溜烟儿跑到了石材场,挑在板车前的那棵白菜,连一片叶子也没被吃掉,三丙便取下白菜赏给了毛驴。

运石料回返的路上,三丙又将另一棵白菜用绳子系到了毛驴面前……

管家将上述情况禀报后,方员外当即决定选三丙为婿。

方夫人不解:“论家产,大甲家最富有;论长相,二乙最文雅;三丙要家产没家产,要长相没长相,为何选他?”

方员外道:“大甲只配出苦力,二乙是个讨饭的命,只有三丙是当官的料,一生必将大富大贵。”

“大甲、二乙饱读诗书,眼看就要外出做官了,你怎能说人家是出苦力、讨饭的命?”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性不改,他们读书再多在官场上也是站不稳的。”

夫人仍不相信方员外的话:“你敢断定三丙就一定会官运亨通、大富大贵?”

“老夫为官一生,我看准的人绝对没错。”

夫人不再多言,依了方员外。

三个进士后来都做了知县。但不出五年,大甲治理的一方民反,被贬为庶民,凭一身力气打铁谋生;二乙治理的一方民乱,也被摘了乌纱,最后沦落街头,从乞讨度日:唯三丙政绩显赫,官至巡抚,大富大贵。

博文来自来源: http://www.toutiao.com/a6452264573150953998/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