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续写《红楼梦》获全国一等奖,太有才了! 

2017-02-23 历史重读 

来源:浙江省杭州学军中学

        她选择的题目是《马云,你听我说》,用续写《红楼梦》的方式,虚拟了红楼梦里的几位人物进行网购的故事。卢敦基老师打出10分的满分,理由是所有人物的口气和原著很相近,非常到位。

马云,你听我说

        百二十回未成而芹卿已逝矣!叹叹!晚辈不才,斗胆狗尾续貂,一敬芹卿,二记生活之巨变以敬志士马云,供诸君一笑。——题记    第阿里回

                                    薛宝钗好心忙代购      王熙凤讨巧赚欢笑

        话说宝玉于潇湘馆中正与黛玉谈笑间,只见宝钗款款地走了进来,宝玉见宝钗进来,笑道:“宝姐姐,你也来看看,林妹妹近日也不似从前那般哭丧着脸惜春伤时的,只是捧着个手机傻笑。我道元春姐姐从宫里赐下各人的手机,也真真是有了妙用罢。古人有‵烽火戏诸侯,千金买一笑′之说,况且又是林妹妹的笑,哪怕万金,也是值得的。”宝钗笑道:“又杜撰了,前一句倒是有的,后一句只怕是你房间里的晴雯闹出的‵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罢了。林妹妹有福了,将来是有个林妹夫要万金买你一笑的呢。”黛玉听宝钗如此打趣她,羞得双颊绯红,扑上去拧宝钗的嘴,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二人笑闹一番,仍复坐下。宝钗道:“不知妹妹在手机上得了何趣,这般高兴?”黛玉含笑,只不言。宝玉道:“不知姐姐用过那手机淘宝不曾?那里面的东西,真真个是叫人眼花缭乱的,价又公道,且不消买办在中周旋。竟是可以在闺阁之中一点一划,便有小厮将货品从各地传了过来的。你说新奇不新奇?”黛玉笑道:“你又呆了。不晓得宝姐姐家是做生意的,那皇家的东西,皆是经她家之手,好歹宝姐姐也是个伶俐人,怎得就不知这手机淘宝?只怕她支付宝里的钱,竟要比园中姐妹的加起来还多了罢。”说着,便拿起一个小斝,细细赏玩。

        宝钗拍手笑道:“正是了,别是巧了罢?你这斝我看了倒眼熟,想是前番在妙玉栊翠庵里你我吃茶用的颁瓟斝?”黛玉笑道:“我哪有那么多钱,这是高仿的,前番才在淘宝上买的。可怜我一个女儿家,又早没了爹娘,哪里来的闲散钱。纵然是老太太心疼,平日不过赏了几两银子,也没个银行卡,可以绑定那支付宝的。前番在淘宝上见了这个,喜欢的不的了,还是托紫鹃找来旺家的代购的。那来旺家的精得很,多收许多银子。”说这便想起自己没个爹娘寄人篱下的委屈,便以帕拭泪。

        宝钗见黛玉落下泪来,道:“我此番来,正是想给你送点犀䀉来的,与那颁瓟斝正凑得一对。前番想买了一并送你,谁知那斝那么畅销,竟是售罄了。”便命莺儿将一个礼盒端上来呈于黛玉。又道:“我也并没有比强的,父亲没得早,纵多一个哥哥,那呆儿你也是知道的。只多着一个母亲,她也是认了你作干女儿的,又有什么差?”黛玉才渐渐止了哭。

        宝玉原见黛玉一哭,便心乱如麻,不知作何劝解,但见宝钗劝得开了,心中暗乐:“道是两个清白女儿家说话,休叫我这污浊男子玷污了才好!”因此,便不开口。后见黛玉止住了泪,心生一计,笑道:“我有一计,叫宝姐姐替妹妹代购的,岂不比那饶头被下人赚了去好得多?”他姊妹一听,拍手齐笑:“好!难为你想出来!”黛玉便从早已堆满的购物车中,挑几样最为如意的发与宝钗,宝钗自是应允买下,不在话下。

        宝玉见二人正忙,便嘻嘻玩赏一䀉一斝来。只见杯中纹理清楚精密,连斝底苏子瞻的题字也如迁安在栊翠庵里见到的那盘苍虬有力。真真个不知是如何做出来的。虽不是正品,但用于私下藏玩,亦足以和风雅,附逸致的。宝玉心叹:“何等工匠!竟有这等手笔也只要那点钱。可见这淘宝,是何等神通,怪道叫林妹妹日日痴笑的了。”

        正谈笑间,贾母那边传饭,三人便一道前去。贾母于上座,王夫人凤姐在旁垂手侍立。宝钗见凤姐衣着于往日不同,脸上也是似笑非笑,知是今日定然比寻常不同,一尝菜色的味性,也大有不同。贾母果道:“今日为何菜色品味模样,都与往日不同?我也一把老骨头了,竟没有尝过这个味!”凤姐笑道:“老祖宗只道好不好吃?”贾母点头称赞。

        凤姐笑,道:“前番我正上淘宝采办,竟是见了一个阿里厨师的推送,把外头的厨子请了进家来做菜。我一想,老祖宗定然是要喜欢得不得了的,便命请了个西洋厨子来,给大家尝尝鲜,说是什么米其林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油麒麟,米麒麟的,琏二爷说是上好的,便是上好的了。”一句话引得大家都笑了。又道:“老祖宗若是喜欢,我就叫人多留他几天,变着花样伺候了上来,方才解了瘾。”贾母笑道:“猴儿!把你乖的!官中的钱,你做人。”大家又笑。凤姐忙陪笑道:“这点小东道我还是孝敬得起的。”便命平儿:“从我的支付宝里给厨子打酬金。”

        一时饭罢,凤姐又说有戏法要变,便命平儿送了个匣子上来。贾母笑道:“也是淘宝上买的罢?我老了,竟不会用。”凤姐道:“是了。老祖宗见多识广的,竟也不会用?那日说刘姥姥上来,都是穿的珠环翠绕的,只道是淘宝买的,要穿了去和其他老人家一道跳舞呢!”贾母道:“他山野人家的,也知新潮;可知我下次是要被她嘲笑了去的。罢,凤丫头你下回教我罢。可知你那戏法是什么?”凤姐忙忙地递上匣子来,与各人看,道:“是空的罢?”众人皆说是。

        凤姐便合上匣子,喝道:“变!”再开匣子时,众人皆急着要看里面是何物。凤姐先一看,脸色一变,又合上匣子,再喊一声“变”,揭开。仍是空空如也。凤姐急了,指着匣子道:“我只当你是两面三刀势利小人,变不变也看人,今儿个我扮个戏子,你竟不依,难不成要老太太说话了,你才肯变?”众人见凤姐出了洋相,已笑得绝倒,又听得这一番话,笑得不能自持,再一看凤姐衣服,果然是戏子装束。

        凤姐碰了匣子至贾母榻前,对匣子道:“这次是一品夫人史太君来请你了,她虽不按品大妆,也是金贵无比了,我倒要看看你肯依不肯依!”贾母笑得歪倒在榻上,指着那匣,道:“变!”凤姐便揿下机关,再打开时,果然是一朵牡丹。凤姐替贾母别上发髻,众人赞叹一番。贾母大悦。

        正赞叹间,只听得到“刺啦”一声,不是别的,竟是凤姐的戏服勾在案角,稍一用力,便扯了一个大口子。凤姐也不羞也不恼,只指着那案几叹道:“案几君,我道你是个正人君子,谁知也是个攀富欺贫的小人?那一品夫人在你面前,你不勾她的衣服,我只在你面前晃了晃,便把奴家的戏服勾破,教奴家还如何卖得艺!”众人又笑,贾母笑道:“到底是你猴,上蹿下跳得没个清静。”王夫人也道:“听得淘宝上的货色,虽是便宜几个钱,那些工匠下人的,偷工减料也未可知。下番可不得贪图便利。家倒好,老太太也不怪罪,叫别人看见了,什么意思?”凤姐允诺。大家又欢笑一回,方才散去。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晚生聊于文末附一首打油诗,以志生活之巨变:

        琳琅货物在指尖    笑傲古今万全店    各处支付凭一宝    国民产值增百点

        借书充电寻工作    杭城市民得利便    自经马云横空出    千载谁堪伯仲间

博文来自来源: 转载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2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