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地震生死24小时纪实:人生中难以磨灭的一笔 

2017年8月8日这一天,崔阳带着一个旅行团游玩了九寨沟,大家玩的很尽兴,看来美丽的童话世界并没有让大家失望。

崔阳今年25岁,成都人,已经在当地做了两年的导游了。

这次他带的是一个三天的旅行团,当天游览了九寨沟,次日要去黄龙景区,然后就返回成都了。

晚上,旅行团从九寨沟天堂洲际酒店出发前往川主寺入住,以便开启次日的行程。

客栈外景(受访者供图)

在九寨沟景区附近,尕让卓玛是一家客栈的老板娘。

晚上九点,忙碌了一天的尕让从屋里拿出一个小凳子,准备到院子停车场休息一下。

她来到停车场把凳子放下。她答应给住店的客人预留一个停车位,因为旅游旺季车位比较紧张。

地震

正值暑假,来九寨沟旅游的人格外多。崔阳他们一行人途中遇上堵车,大巴车迟迟没有到达目的地。

直到晚上九点多,崔阳和游客们还在前往川主寺的路上。

“突然,从旁边山上滚下来一块大石头,正好砸到我们的车头。”崔阳还没反应过来,大巴车的尾部也被落下的石头击中。

在当地,车辆被山体落石砸中时有发生,“但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因为毕竟之前发生过汶川地震,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2008年,崔阳还在上高中。汶川地震发生时,他正准备去上课。而9年后的今天,他带着一个27人的旅行团,他知道,现在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证所有游客的安全。

旅游大巴被砸熄火后,困在原地,车窗玻璃也被落石砸碎,崔阳顶着满头的玻璃碴,紧急安排游客到空旷处躲避。

刚下车,崔阳的手机上就弹出了“九寨沟地震”的推送消息。“很幸运的是,我们的司机彭师傅是一位退伍军人,在救援方面比较有经验,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就知道怎么应对这个情况了”。

很快,崔阳他们找到附近的小汽车作为掩体,“有一些车被遗弃在那里,司机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紧急撤离和避险过程中,旅行团的所有人都很配合指挥,“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如果所有人都在哭闹,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团里有5个小朋友,本来有些慌张,但也都在大人们的安抚下安静下来,不吵不闹地和大家一起等待救援。

在等待过程中,天色渐晚,也越来越冷。看着孩子和大人们冷得发抖,崔阳和彭师傅冒着头顶随时有石块落下的危险,也不顾游客们的阻拦,一趟一趟地跑回车上帮游客们拿来行李,大家很感动和不舍,都很感谢崔导和彭师傅。

避险

刚放下凳子,人还没坐下,突然间地动山摇,尕让被晃了一个趔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尕让发现,两边的房子在来回摆动。

“地震了,赶快下楼!”尕让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后,跑到空旷地带朝着楼上大喊。

尕让的客栈是一个三层的小楼,楼上十几间房子住满了客人。尕让刚喊没几声,楼上的客人就急急忙忙的冲下来了。

尕让赶紧帮助下楼的客人转移到空旷地带,这时候尕让想起了在客栈帮忙的妹妹。她冲到一楼的房间看到里面空空的,她又跑回院子里大声呼喊着妹妹的名字。

院子里嘈杂的人群中,妹妹大喊一声“我在这”。尕让心里这才踏实下来,不远处,妹妹正在帮助安抚一个哭闹的孩子。

尕让担心房间里还有客人没有出来,她又跑到前台抓起钥匙去挨个房间查看。冒着余震的危险,尕让挨个房间查了一遍,结果一个人也没找到。这让她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我最担心的就是打开房门看到有人受伤,如果真有人出了意外,我会很内疚的。”

事后,尕让的妹妹告诉她,就在她查房间的时候发生了余震,而她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客人的安全,所以没多想就冲上去了。”

在确定房间没人之后,尕让又回到院子里帮忙照看客人。所幸,客人们都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几个孩子也停止了哭闹。

“因为我们的房子都是自己建造的,很结实,”尕让很有自信的对记者说,虽然地震剧烈的摇晃,致使房子外墙面出现了一个裂纹,但是一个瓦片都没掉下来,这也大大减少了客人受伤的几率。

外出散步的客人陆续回到客栈,人慢慢多了起来。尕让和大家商量决定在院子里露宿一宿。这时,有客人要求尕让去房间拿一些生活用品。

“说实在的,人与人都是一样的,当时来回上楼拿东西肯定很危险,”尕让说,也有客人要陪她一起上楼,被她拒绝了,“因为我是客栈的老板,所以我有这个责任,我不能让客人冒这个风险。”

尕让把毯子、被子等生活用品拿到院子里,有人睡在车里,有人睡在地上,就这样几十个人凑在一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肯定睡不着,一是担心余震的发生,二来夜晚也怕客人着凉生病,”尕让夜里时不时的起来帮客人盖盖毯子、谈谈心。和客人聊天时尕让才知道,九寨沟县这次地震有七级,全国的救援力量正在迅速的集结,前往救援。

“现在想想感觉对家人挺愧疚的。”尕让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灾难来临的时候我最先想到不是自己的家人,作为客栈的主人,我肯定要对客人的安全负责。”

“当时大家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们都还活着。”

撤离

此刻,远在300公里外的巴中南江县消防大队红塔中队,消防员邓友强正在支队参加攻坚组队员集训。

邓友强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阿坝人,入伍当兵4年了,现在在红塔中队服役。电视里滚动播放的震中灾情消息,一直揪着邓友强的心。

自己的家乡发生地震,实在耐不住的他跑到支队领导那里,执意请求“一旦有增援命令,请一定要安排我去前线救援”。

8日23时23分,邓友强终于接到总队通知,他如愿随支队救援队出发,连夜赶赴灾区。

崔阳带领的旅行团受困3个小时后,阿坝当地救援人员赶到了崔阳他们大巴车所在的位置,“救援队还是很给力的”。

他们放弃大巴车,跟着救援车离开了那个随时会有危险发生的依山公路。

救援队赶到。(受访者供图)

救援队赶到后,一位游客双手握紧与救援人员交谈。(受访者供图)

9日凌晨4点左右,崔阳和旅行团成员被安置在川主寺一个宾馆入住。

高原的月亮很圆,也很亮,“可能是月光的原因,无形中给了我们力量,让大家的心情很快平复下来”,很快,大家都暂时安心地休息了。

同样的月光下,邓友强还在赶路,整整一夜的行程,小伙子几乎没有合过眼。

看着被夜色笼罩的家乡——阿坝,这个牵动亿万国人的地名,那时那刻让他感到锥心般的痛,“入伍当兵4年,这次返乡不是探亲休假,而是去救援家乡受灾的同胞”。

返家

早上6点多,天就亮了,“看着眼前川主寺平静的景象,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旅行团撤离前合照,前排中间为崔阳。(受访者供图)

在短暂地休整之后,旅行团被分批送往成都。分开前,团队的成员一起拍了合照,纪念这一患难与共的时刻。

回到成都家里,崔阳不禁有些后怕,“地震时,倒没有那么害怕,但是后来跟着救援车往川主寺撤离的路上,我们遇到两块横在路中央的巨石,现在回想起来反而有些后怕了,因为那也是我们行程中要走的路,就想万一是我们的车正好行驶到那儿时,被这两块石头砸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直到晚上睡觉时,崔阳还一直想着这两块大石头。

这是崔阳唯一没有带完的团队,但所幸大家都没有受很严重的伤,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尕让的客人们也一一自行离去了。

道别之际,尕让给客人准备了水和食物等物资,给客人助最后一臂之力。

大家走后,尕让偶尔还会接到客人打来的感谢电话,“他们就是表达一下感谢,说下次来玩还要住你家啊等等。”尕让说,听了客人的话她心里非常高兴。

搜救

9日上午,经过12个小时的颠簸,邓友强终于到达震中灾区。他马上和战友们一起,挨家挨户地搜寻被困老乡。

正在整理背包的邓友强。(巴中消防供图)

语言方面的优势,也让老乡们对邓友强增添了一份信任,“利用方言和受灾的群众进行沟通,更有利于给他们做心理辅导”。

当晚,九寨沟县永乐乡白水河水电站,这里还有23名被困人员。

邓友强护送老乡撤离。(巴中消防供图)

“老乡,行李我们待会儿给你转运,你人先撤离出去保障生命安全。”邓友强打着手电筒护送老乡撤离。

一天下来,这位钢铁男儿略显疲惫,但看到家乡群众的自强勇敢,辛酸与感动交织在邓友强的心里,“我是阿坝人,为家乡出力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返乡救灾更加感受到责任的重大,也更能体会自己当初离开家乡、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消防员的使命。不论救援工作有多少困难,我都会牢记肩上的使命和责任,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

直到现在,尕让还住在院子的帐篷里,房子要经过检测修复后才能入住。接受记者采访时,尕让正在忙着做饭。采访过程中,她还不忘叮嘱爸爸放盐。

对于未来,尕让说她充满了期待。


      家里的电视不断播放着灾区的新闻。“各位回看人生,相信昨天是您人生中难以磨灭的一笔。”崔阳在朋友圈写道。
“我们山里的人其实很简单,全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活着比什么都好。”


博文来自来源: 北京时间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