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胜门,不能拆!!! 

德胜门,不能拆!!!

2017-07-16 

来源:最爱大北京

“内九外七皇城四”

过去,北京的内城、外城加在一起共有十六座城门,

如今却只剩下了一对半:正阳门的城楼、箭楼和德胜门的箭楼。

德胜门,位于北二环中路,是明清北京城内城九门之一,

原是由城楼、箭楼、闸楼和瓮城等组成的军事防御建筑,

因为是出兵争战的城门,寄语为“德胜”。

和京城其它几座城门“兄弟”经历类似,进入20世纪后,德胜门的建筑群陆续被拆除。


1919年,瓮城被拆除

1921年,城楼被拆除

1955年,城台也被拆了   


德胜门的瓮城进深很长,这导致箭楼的位置偏北,而德胜门箭楼最终得以保留,正缘于此。

60年代北京修建地铁二号线

沿线上其他城门都被“连锅端”

唯有德胜门的箭楼因为没有挡住地铁线路,逃过一劫


1979年,因修建立交桥,德胜门箭楼的命运再度岌岌可危

经有关专家和中央领导班子的反复磋商研究

箭楼最终得到保留

这也成为如今北城中轴线上唯一的明代遗迹。

说起来,德胜门也确实值得保留,这里经历了太多往事,见证了太多沉浮兴衰。


徐达的“拆迁队”


元代时,大都城的北大门是健德门。当明太祖麾下大将徐达挥师北伐,攻占北京后,将元大都的城墙集体向南移动了5里地,在今天的北二环一线重建城墙,这才有了后来德胜门、安定门等城门的修建。


而健德门至此就只能是一个地名般的存在了,元朝的覆灭也宣告,自五代十国起丢失燕云十六州后,汉族政权时隔400多年后,再次掌控华北平原,统领神州大地。


于谦的“救火队”


这位于谦可不是德云社那位“抽烟、喝酒、烫头”的谦哥,而是明代的一位兵部尚书,可称为谦爷。


话说明英宗年间,蒙古瓦剌部进犯边境,英宗朱祁镇在大太监王振的怂恿下,率领50万明军御驾亲征,却在土木堡(今河北蔚县)被瓦剌军重创,几十万将士阵亡,朱祁镇也做了俘虏。


挟持着明英宗,瓦剌军杀奔北京。为了挫败瓦剌人籍此要挟朝廷的阴谋,本着“国不可一日无君”的祖训,于谦联合百官请愿皇太后,拥立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为帝,年号景泰。


景泰帝登基后,马上任命于谦总领京城军事防务。于谦临危受命,起用大量能征惯战的将领重兵布防九门,整编军队,囤积粮草,提振士气,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将北京城区防卫布置妥当。


公元1449年阴历十月十三,于谦派出小股骑兵引诱瓦剌军进攻德胜门,瓦剌军追至德外关厢一代,被早已埋伏好的明军围歼,一万多瓦剌骑兵顷刻间尸横遍地。

德胜门,见证了于谦的运筹帷幄和明朝军民的同仇敌忾,随后在西直门等地,明军陆续获胜,北京保卫战,以瓦剌撤军而宣告结束。


在北京保卫战中,于谦就像是位“救火队长”,拯救万千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不过功臣的命运多有不济,朱祁镇夺回皇位后杀害了于谦。

后人也只能在于谦所作字字铿锵的《石灰吟》中,领略这位既是能臣又是良将的兵部尚书的铮铮铁骨。


明末,崇祯皇帝派吏部右侍郎李建泰带兵出德胜门迎战“闯王”李自成的农民军,大败亏输,李自成的大军最终攻破德胜门,拿下了北京城,明朝就此覆灭。


可惜李自成在紫禁城也没住上多久,清军随后入主北京,通过德胜门时,高唱“得胜歌”。据传,这就是单弦(八角鼓)的前身。

一座德胜门好似界碑,南侧为内城,北侧为外城,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德内”和“德外”。


德外关厢“生意隆”

小北前文提过德外关厢,就是当年瓦剌军被明朝军民爆打的地方。到了清末,就成了繁华的商业区,从北护城河起一直到五路通,几乎都是店铺。


卖副食的“源顺长”、“妇女商店”、卖油盐酱醋的“万和顺”、卖粮食的“新宝源”、卖土产的“广源永”,此外还有煤铺、切面铺、自行车铺,剃头棚,小医院,景泰蓝厂,银行、澡堂子等等。


特别是清真馆子西三元的烧饼外焦里嫩,李记的羊头肉飘香四溢,惠四爷的炸黄花鱼酥脆爽口。


德外晓市“灯下黑”


德胜门城楼东侧,曾是“晓市市场”,大致范围在德胜门到鼓楼的大街两侧。当年的德外晓市(后迁于后海边),每日拂晓即开市,天亮就收,俗称鬼市。


货主不外乎几种人:有的是打小鼓儿收破烂儿的;有的是八旗遗老遗少,满清灭亡后家道败落,只好变卖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糊口,他们怕熟人看见丢人,常在头上蒙块布;还有的就是小偷儿,趁天黑销赃。


当然晓市“灯下黑”售假的也多,逛晓市的人每天都黑压压一片,有淘着宝的,有打了眼的,有买着名人字画的,有买着黄鼠狼尾巴其实是大黄鼠的,哭笑不得。到上世纪80年代,这里又成为北京假烟贩卖的集中地。


冰窖口“窖冰藏”


“冰窖口”胡同,位于德胜门城楼西侧。这里曾是万历年间建的皇家冰窖所在地。

当时的冰窖为建在河边的半地下建筑,方便打冰及储存。

据老辈人讲,“三九”以后就可以打冰了,一般一个冬天最多可以打五茬冰。


打出的冰拉到冰窖口,由窖内工人拉入冰窖。冰块进了冰窖要一层层叠放整齐,上面盖上草帘保温,最后封口保存,等热天拿出来卖。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城内的食品店、街边店,用天然冰块冰镇的啤酒、北冰洋汽水随处可见。后来因人造冰的大量使用,有数百年历史的冰厂迅速消失了。


六铺炕多“力把儿”


从德胜门外到安定门外,自西向东,有一条脚夫、力把儿们踩出的小道,就是现在安德路的前身。途中,开有一专供力把儿们饮水歇息的小店,人称六铺炕。


据说六铺炕本是茶馆带酒座的铺子。掌柜的姓杨,人称杨二。这个茶酒馆开业的时间大约在清末民初,有土房五间,三间北房,两间西房。

由于它离当地的西营房很近,所以来此吃茶喝酒的人多是提笼架鸟的八旗子弟。

由于茶酒馆地外荒郊野外,亦是太监、商人、八旗子弟的赌博场地。据当地人讲,1923年前后六铺炕茶馆就歇业了。


德内大街又窄又斜


从明朝开始德内大街渐渐形成。它是内城中为数不多的斜街之一。

德内大街的中部,有座明朝建的“德胜桥”,经过几百年的风雨,依然很坚固。它也是什刹海西海,也就是积水潭与什刹海后海的分界线。

三不老胡同位于德内大街中部路西,著名的航海家、明朝三宝太监郑和的故居,曾坐落在这个胡同东口路北。


德内大街的中部路东,是刘海胡同。1931年与末代皇帝溥仪离婚的淑妃文秀,曾搬到这条胡同居住过。

延年胡同位于德内大街的南部路东,原叫“馓子胡同”,胡同南侧是庆王府的北墙。

延年胡同的3号院,曾是清末慈禧太后宠爱的太监总管李莲英的一处私宅。


护国寺街位于德内大街的南部路西。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的旧居位于护国寺街52号,1994年溥杰去世后,他女儿将房产捐献给全国政协。


建国后,德胜门地区汇集了很多工厂,如北京变压器厂、汽车配件厂、金属工艺品厂、北京拖拉机公司等等。


曾经在德胜门一带住过的人,一定都知道这家大下坡的拉面,牛肉都是现煮现切,对面的音像店,老是放《梦回唐朝》,旁边还有家粮店,别忘了吃完拉面再帮老妈抗袋富强粉回家。


都跟车站边的这家小卖部买过乖乖和魔鬼糖吧?去德外关厢的大澡堂子泡过澡吧?吃过礼拜寺边上的炸羊肉串么?香死了。


都逛过德外商场吧?后来还开了西客隆超市。来这玩过世嘉么?5块一小时,敢跟小北再切一盘幽游白书么?


在哪念的小学?是五路通还是西施附的?嗨,其实混到毕业差不多都大波轰到了7中。


德外那些小酒铺都去过吧?暖瓶装散啤酒,炸小鱼,烤腰子和拌凉菜,还有热乎乎的锅贴,那滋味,那氛围,什么《深夜食堂》都不在了!


55路和919路


这是德胜门地区两趟经典的公交线路,55路穿过曾经狭窄的德内大街,每坐必堵,现在德内大街拓宽了,拥堵现象少多了。


919路则是箭楼下的长途公交车,有去昌平的,有去延庆的,因沿线多为旅游景点,所以永远有排不完的长队。


德外清真寺


德外清真寺本名法源清真寺,位于西城区德胜门箭楼东北侧,始建年代目前尚无考证,有史记载的重建时间是在清康熙初年,民国时期曾延西扩建,形成了现有的规模。

2007年,恢复后的清真寺被北京市宗教局指定为2008年奥运会涉外接待宗教活动场所。


白孔雀艺术中心


北京工美集团旗下的白孔雀艺术世界成立于1985年3月,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东侧,坐落在环境优雅的北滨河畔,东临中轴路,西望德胜门,毗邻二环路,2号地铁线及数条公交线均在附近,交通十分便利。

是一幢经营面积近万平方米的外向型、多功能、高效率的现代商厦。


人定湖公园


人定湖公园是一座欧洲风格的园林,草地、水景、雕塑、花架、景墙搭配得当。

位于西城区六铺炕街25号,黄寺大街南侧,是1958年发动群众建造的公园,1994年4月进行改造,1996年6月全面竣工。

《阳光灿烂的日子》、《甲方乙方》都在这里取过景。


德胜门美食


鸭匠


推荐:招牌烤鸭、鸭匠脆皮虾、腊八蒜烧肥肠、爆三样

人均:116元

地址: 德胜门外大街乙11号


湘德楼


推荐剁椒鱼头、小炒黄牛肉、干锅鱼杂、鸡汁豆皮

人均:85元

地址: 德胜门外大街东侧甲12-1号


德胜门房价



德胜里一区

目前均价135000元/平米

博文来自来源: 转载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