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了 


        时节进入秋季似乎有点是在不经意间的事情。早几天还是在经历高温的炙烤,一 声“立秋了”,让人们原本对秋的一种期待,变得临秋而有点突兀了。


        每一年,盛夏的煎熬都是在遥望和等待秋风中度过的。


        炎炎夏阳下,我们总是期待秋的到来,那气温也随着秋叶的飘落而下降。似乎降温只能捆绑在秋叶上。


        实际上,立秋也就是局限于节气的划分上而已。指望一立秋而天下凉的期望指数,从来就高不过二成。


       其实,我们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由此,对于秋的概念,如果说是从节气上去认同,还不如说是从树叶上去感知的。


        有道是“一叶落知天下秋”。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循着树叶的别枝飘零的轨迹,而来到我们身边的。


        人们也由此形成了观树叶而感知季节的习惯。甚至,生活中的不少期许也由秋叶导引,无意间形成了一种朴素的“叶文化”。


        春天,花开枝头前,几乎都是由“嫩绿”点缀枝头开始的;


        夏日的凉爽,也是由着树叶的晃动而知风来,至凉意拂面。


        秋叶飘零,碎了一夜秋露;覆盖在落叶上的淡淡的一地‘’晨白‘’,那是催促旅人的秋霜。


        枯枝孤零,蔽日的树叶,或随风飘逝;或顺杆入土,化泥护根。


        树叶,成就了四季?


         或者,四季决定了树叶的命运?


         无论哪一点,叶都成了季节的“’预报表”,‘’预报‘’着季节的变迁。 同时,也预报着人们欢愉和悲凉的心境。


        而对于人们心境的“季节”变迁,叶也一样是由着“树之叶”而成“文化之叶”了。


     春之嫩芽,心之甦动;夏之叶动,神之宁静;秋叶落,黯然神伤;冬无叶,无望而心死。


        所有人之心与神,都可以是叶的灵。


        是以立秋之秋勿谓秋,落叶之秋才始秋。


        抬头观树,依旧是树冠荫荫,真正意义上的秋凉,离着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呢。


         立秋了。示了季节,却忽悠了秋凉。


         立秋还悲夏日炎,不是夏日还似夏日。只手遮阳,眼望树,秋叶何时落……。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