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亭禁售食品,日销售额不足2元的报刊亭会消亡吗 

北京城区报刊亭禁售食品,日销售额不足2元的报刊亭会消亡吗?

在街边的报刊亭,你曾经买过杂志、蹭看报纸、开瓶饮料、串根烤肠,如今,它们正面临永久消亡的危机。

在北京中心城区,报刊亭被禁止卖给你任何吃的喝的,自此销售额竟然跌到了每天2块钱。倒贴钱的报刊亭主,打算撑到年底就赶紧撇手不干。一座城市的文化符号,就这样尴尬了。

戛然而止的生意

徐舟在北京西城区经营着一家报刊亭,这是他在北京经营报刊亭的第十个年头,撑到今年年底,他准备转行,“这行没希望了。”

最近,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针对报刊亭食品销售行为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两区共有352家报刊亭,都被要求禁止销售各类食品,包括矿泉水

据西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消息:9月8日至10日,对辖区171家报刊亭进行了地毯式的集中整治,查处并取缔3户无证经营食品的报刊亭,扣押违法经营矿泉水、饮料444瓶。

这天,好几个过来买冷饮的年轻人都扑了个空,徐舟的冰柜已经空了,烤肠和煎饼也早早收摊了。剩下的一些矿泉水、饮料、香烟,被徐舟搬进了亭子里不容易看到的角落,只有当顾客往窗口晃钱时,才从窗口递出一瓶水来。

禁止销售食品的原因,在于食品安全问题。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西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报刊亭食品的进货渠道通常比较模糊,进货票据证件等也不齐全,一旦出现问题很难追溯,其安全性难以保证;再有,食品制售和码放的环境对食品质量安全影响很大。

徐舟指着农夫山泉瓶身上的生产日期,是2017年8月23日生产的,“我的矿泉水都是从水站进货的,生产日期过久的矿泉水,我是不会进货的。都是小本生意,我们也怕吃死人啊。”

报刊亭为路人解渴充饥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便利,买冷饮的年轻人换了瓶矿泉水,显然不太满足,“就是图个方便,要说卫生,海底捞不还有老鼠么,麦当劳的冰激凌机不还发霉么?”

北京城区报刊亭禁售食品,日销售额不足2元的报刊亭会消亡吗?

徐舟的报刊亭,冰柜已经清空了

陷入绝境的经营

徐舟很着急,“都快急得要上火了,只听上头说不让卖这些了,不过没听到解决措施,还不如痛快点直接关了了事,我在这儿坐一天,就是一二百的亏本买卖。”

没了食品售卖,报刊亭的经营陷入了绝境。

报刊是一门薄利的生意。一份《新京报》售价1块钱,利润只有1毛钱,一本《古今传奇》杂志售价10块钱,利润不过2块钱。

与薄利相应的,却是微销。2019年9月19日一天,徐舟算了算,报纸一共卖出了不到20份,杂志没有人买,等于说这一天报刊的销售额不到2元钱

产出几乎为零,在报刊亭上的投入就成了负担。

每天早上5点多,徐舟会去附近的邮局领报刊。据一位邮局负责人介绍,发放的报刊数量,根据每个报刊亭的地理位置、人流量、销售量等综合决定。

报刊有包销和代销两种模式。包销不退货,代销按业务比例可退货。“以他(徐舟)报刊亭的《新京报》为例,这天分发了10份,有3份是包销,7份是代销。”

然而一天下来,徐舟还是会有一半的报纸积压在手里,“这年头没什么人看报纸了,邮局也有好多征订不出去的报刊,然后由报刊亭零售。”

报纸过了当天,就等于是废品,徐舟把积压的报纸捆成一摞摞,攒着当废纸卖。“进报纸的时候是一份多少钱,卖废纸的时候是一斤多少钱。”

刨去报刊上的亏损,徐舟每个月还要付2500块钱的报刊亭租金。可以说,纯粹卖报刊就是一门亏本的买卖。

食品零售,成了报刊亭维持生计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事实上,来徐舟报刊亭的顾客,很少有买报纸、杂志的,掀开冰柜翻冰激凌的、摊个煎饼串跟烤肠的、以及买包烟的顾客占绝对的大多数。报刊亭的主营业务其实相当于小卖部,报刊是要靠养的。

以饮料为例,一瓶冰红茶的进价在1.7元左右,售价可以卖到3元钱,冰镇的还能卖到3.5元钱。一瓶饮料的利润和销售量,跟报纸简直有天壤之别。

靠着卖食品,徐舟填补了报刊上的亏空,一个月还能挣到3000到7000元的利润。“夏天生意好一点,天热么,买矿泉水、饮料、冷饮的人就多。”

目前,禁止销售食品还只在东城区和西城区。一旦走出两区,报刊亭的食品售卖还在继续。在丰台区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一家报刊亭的门口,饮料玲琅满目,光冰柜就摆了四台。

然而,小卖部并不是报刊亭功能性的初衷。2016年北京市新修订的《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设置与管理规范》中就要求,全市1600多个报刊亭经营只能在亭体以内,不能超出亭体范围,且在报刊亭旁边设置冰柜售卖饮料或是摆个食品摊烤肠一类的行为都被禁止。

报刊亭变身小卖部,其实游走在灰色地带,“这次是来真的了”,徐舟说,“我还有上万块钱的押金没拿回来,这几个月尽量少亏一点,撑到年底就不干了。”

北京城区报刊亭禁售食品,日销售额不足2元的报刊亭会消亡吗?

丰台区的一家报刊亭,冰柜摆了四台

由盛而衰的命运

徐舟是从2007年开始经营报刊亭的,没有赶上报刊销售的黄金时间,只抓住了个尾巴。“那时候的《瑞丽》杂志,我一天能卖好几箱。”

如今处境尴尬的报刊亭,也曾有过吸金的时候。

1998年,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入,许多职工不得不面对下岗的残酷现实。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报刊亭,趁机搭上快车。

北京报刊亭的兴建始于1997年,在顶峰时全北京市运营中的报刊亭有2400个,对解决下岗、残疾人员再就业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与此同时,也有些经营不错的报刊亭主,“从1998年到2002年,我靠着经营报刊亭在首都北京买了第一套房,按照当时的房价,也至少是40万的价格。

那时候,徐舟的报刊亭确实只销售报刊,一个月的纯利润也有7000块钱。徐舟有点怀念那个年头,虽然后来靠着卖饮料,一个月的纯利润也能达到7000元,但毕竟2007年的7000块钱,跟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概念。

然而,一场关于阅读习惯的革命却在悄无声息中到来: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爆发式的兴起,报刊销售额逐年下降。

这个时间节点徐舟记得很清,“从2009年开始,这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

在徐舟的报刊亭,《参考消息》卖得最好。有数据显示,2015年1月1日《参考消息》发行量306万份,保持第一大报的地位,但它同样面临着读者流失的情况,尤其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零售下滑的现象较为明显。

报刊亭的兴废在相当程度上受制于纸质媒体的发展。据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报刊发行局的数据,截止2014年年底,中国邮政报刊亭数量为30506座,比2008年减少了2万座。作为全国的文化中心城市,北京也未能幸免。

“无人零售”的未来

你已经不会去报刊亭买报纸了,报刊亭老板也已经决定转行了,未来,报刊亭会消亡吗?

对于报刊亭的存与留,不同国家的做法不尽相同。

俄罗斯出台了草案,建议在大型城市每1500人不能少于一个报刊亭,在超过5万人的居民区至少每4000人有一个报刊亭。

法国巴黎市政府尝试扩大报刊亭经营范围,以报亭月租费减免的形式帮助经营者,还允许售卖食品、饮料、纪念品、糖果等附加商品。

日本是世界报业大国,街头随处可见的便利店,都会有专门销售报纸和杂志的长货架。在东京,通常在社区徒步范围内都会有不止一家便利店。

要么有政府政策支撑,要么授权多种经营,要么探索报刊零售新模式,报刊亭的未来,不见得就是日落黄昏。

从北京市政府获悉,自2017年1月份开始,城六区报刊亭等有人设施将逐步退街进社区或者商铺。

随着社区的建设发展,报刊亭进社区也是其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式。北京市政市容委方面表示,新式报亭将进入社区,并考虑引入自动售报系统。

自从马云的无人便利店开张,没想到无人便利店会来得这么快。在选址上,社区是无人便利店最为看中的地方,因为流动性小、封闭性强、安全性高。未来购物时,或许可以随手买下心仪的报刊。

不过这种种设想跟徐舟关系不大,眼下经营的困境才是当务之急,“未来太远,我只争朝夕,生意十万火急。”

博文来自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