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秋节特别节目-我的心灵之旅(11) 

这二十年来,如果我在中秋节正巧不能返乡与家人团聚,我就会为自己找「节目」自娱。远的不再追溯,就举例从二零零九年说起吧!那年中秋节是十月三日,我却在前三天因工作突发变化,被迫须将返家行程顺延至中秋节假后而懊恼不已。那天黄昏,我从感受到周遭人等对这中国传统节日所自然流露出期盼与家人团聚的浓厚气息中,突然有了种自觉孤寂的苦痛。当时我意兴阑珊地行走街头,在经过一家包子店时突发奇想地停步驻足,各买了肉包、菜包、豆沙包一式两个,共计六个包子,外加一瓶可乐。那一晚,我自认潇洒地在住处露台边吃包子,边喝可乐;边望月自娱,边自嘲这可能是千百年来第一次有人以如许创意晚餐对嫦娥邀宴,而她则或有可能会因此而独独为我展露不同于对其他亿万中国人的笑靥。

夜晚九时许,我实在找不出还有啥事可做,遂早早上床。由于思乡情切,我特感沮丧,回不了家的悲情逐渐迷漫全身。我以电话向家人道晚安,却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脑海里不停地有一种「思念」在翻腾,然后蓄积出一股我无从抗拒的能量,直至巨大到从我全身每一吋肌肤爆发。之后,也不知哪来的念头,我开始把自己幻想成鲁宾逊,并从揣摩他孤身在荒岛上,日以继夜、年复一年地渴望再见到人却又一再落空的那种心境,尝试着能为自己找到一个此刻无能立即、马上就与家人团聚的理由。我无法想象鲁宾逊如何度过这长达二十八年的煎熬,但我能感知那种痛,锥心刺骨。这之后,我跪地祈祷,感恩上帝赐我如此珍贵无比的家人,无怨无悔地陪伴着我走在人生的每一段历程。那一年的中秋夜,我整晚睁眼,在孤独的过程中领受孤寂。

二零一零年中秋节,我仍回不了家。那晚的某段时刻,我脑海一道灵光乍现,隐约感知这或是上帝对我最适时的恩典,唯有让我己身独处,我才能真正的内省自己,并澈底地与自己的生命对话,一对一,毫无顾忌。那一年的中秋夜,我就着窗外月色让自己玩一种「在上帝的光照下反躬自省」的游戏。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我默默地逐一审视自己所走过的足迹,起先走纵向,从小到大到现今,再在每一段较具关键时点做横向搜索,从而找出并锁定回忆标的,之后,我就让自己沉浸在当时的那段过程中,仿佛生命再重新演绎一遍似的,根据实际发生之应对措施及所产生之后续,自问自答决策是否正确?处置是否得当?并设想若果当初换了条路走,又该当会如何?

那一年的中秋夜,时间流逝得特快,思绪与情绪交织,有是非对错、有欢愉、有感伤、也有喜悦和悲哀。五味杂陈。我至今仍记得,睡意袭身前,我还不得不到盥洗室,双手掌捧满冷水,将脸颊上流淌着的热泪洗涤一清。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那年的中秋节。我欣然接受自己连续几年皆无能返家团聚的命运,并在上天对我生命历程如此的安排上由不解转而建筑信心。我无丝毫懊恼之心,也不允许自己会被可能仍有的孤寂心境蜇伤。那一天从清晨起,我就尝试说服自己,我所踏足在这条路的每一阶段,日后都将有彰显的意义存在。可我当时心里其实清楚明白,月亮没出来前,我以上所说的每一句美好宣言都极可能仅止是我在白天的自我催眠,所有对我的考验都将在月亮高挂,尤其是月圆饱满时,「乡愁」两个字就会很清晰地从她皎洁的脸庞照映在我心田。我当时已搬家,新的住处窗台见不着月亮,但视野内,却有着至少三户邻居各约十数人在其庭院烤肉,我与他们一窗之隔,内心,却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那一夜,在烤肉人家灯火皆熄后,我不再嘴硬,也不敢再自夸能欣然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我悄声地向自己致歉,先走到小区花园,抬头看看当晚月亮到底有多圆,再在思念并祝福每一位家人各两次后,欣慰地盘整心情,行练太极拳。

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的中秋节,该当是我印象中最煞费苦心,但娱乐性及收获却是最大的。当天,我将自己装扮成要去旅游的样子,随身背包内除了必备的电脑外,还塞了三天内可换穿的衣物,再把自己全身上下打理干净,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地坐上驾驶座离开住家,然后,我将车停靠在一处加油站,仿若自己即将登上长途自驾游般的将油加满,再一路驶向一家我熟稔的咖啡馆。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我在前一晚临睡前,最后一次盘算,并计划在第二天晨起后就实施的第一步。「就算是个游戏吧!」当时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我的心态很单纯,无论如何,在这连续八天的长假里,我有车、有旅费,我可以想到哪?就去哪。无忧无虑,自在逍遥。

那天,我在这家咖啡馆从早上独坐到下午,哪儿都没想到可去。黄昏时分,我点了杯他们新近研发成的云南小粒种冰滴咖啡。我当时的心情正煎熬着,最主要的是我知道家人当晚已约好全家族聚餐,而我,又不在他们身边。我知道,他们一定也都会想念我,并希望每一年的中秋团聚不再又是缺我一个。我很清楚明了这是每个家人,尤其是爸、妈、妻、儿口中不说,却深藏在心底的遗憾。而在那同一时间,也就是再一两个小时过后,我若还不能决定去处,要不是继续坐在这家咖啡馆持续胡思乱想,要不就回住处,一个人如去年般的望着玻璃窗外邻居合家烤肉的欢乐情景。

思忖间,我不知不觉地饮尽最后一滴咖啡,却没意料到当我原本无意识地望着眼前那只已空的玻璃高脚杯时,脑海竟浮现出稍早前听店长亲自对我解说,她们的冰滴咖啡与需加冰块稀释的冰咖啡不同之处,这种所谓的「冰滴咖啡必须用摄氏五度的低温冷水长时间慢慢滴漏,使单宁酸与氧气发生化学反应,才会不酸涩,而自然呈现咖啡原味,然后还要再经过至少二十四小时以上的保鲜冷冻才能让客人饮用」的这段话。那一瞬间,我竟因想到冰滴咖啡的制作过程似乎与自己这几年的中秋节处境有所关联而感兴奋异常。然后,我平心静气,先把自己连续几年因中秋节不能返乡与家人团聚所会引发情绪波动的缘由一一梳理清晰,再试图从心理上以最冷静的心态慢慢地滴漏自己内心的酸涩,最后,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旁若无人似的突然右手握拳向空中振臂击出,并暗自吶喊了声:「Game over」。

自此,我终于确信,我根本无须再在每一个不能返乡的中秋节,都刻意地为自己安排无关紧要的「节目」来平衡自我身心。我的生命,本该如冰滴咖啡要以摄氏五度的低温冷水长时间慢慢滴漏般地,以一种会导致心灵虚空的际遇,经年累月的淬炼,过去如此,现今如此,未来亦如此直至现出最原味的自我。那一年的中秋节,我将自己的心态回归到了一个最初始。

二零一三、一四年中秋节,蒙上帝恩赐,我都因得以适时返乡与家人团聚而未再为自己的中秋独处之事有任何思想。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时隔三年后的再一次不能返乡的中秋节。然而,这一整天,我没自怨自哀,没懊恼,也不遗憾。那夜中秋,我没再像之前几年那样因无勇气面对,而想方设法的为自己找节目排遣时间。我猜想,这或许还真是在历经先前几年自我演绎的中秋节特别节目之后,无论是李白的「把酒问月」,亦是张继的「枫桥夜泊」,张九龄的「望月怀远」,或再加上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辛弃疾的「中秋寄月」、、等等,都已被我解碼还原出他们在其诗中所传达的情怀,其实就是人与人的内心最深处,因彼此思念而建构出的核心价值。

二零一六年的中秋节,我回家。二零一七年的中秋节,在两天后,我人会在柬埔寨。此刻,我好整以暇,随遇而安。我的冰箱有两颗柚子,一个月饼。我依然会思念着我至爱的家人,如同之前的每一天般;无庸置疑地,之后的每一天,亦皆如此。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2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