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书法的缘分:鬓霜追往事,字里忆新生 

我在84年出国前,曾经是个书法爱好者,坚持写过多年的毛笔字。柳体、颜体都练过,七十年代中还曾经得到广州美院的麦华三老师的指导,练过一段时间的麦体。尽管悟性不高,无法成名成家,但绝对是个认真的练字学生,在读大学前,每天都写一二个小时。为了学习“永”字八法,我曾在一个多月里每天就写一个永字,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我曾经还有过这样的念头,要是读不成书的话,就去练字当书法家,将来以卖字为生了。

唐和临陆润庠游西湖记2.jpg

唐和临陆润庠西湖风景记,1983年5月。

77年考上大学后,我就很少练字了,因为心有旁属,马上要读的东西实在太多,无法静心坐下来执笔。不过,但我对书法还是情有所钟,喜欢欣赏行家里手写的雅字。

把我引入书法天地的,是我的小学同学邓新生。在我读小学五年级时,新生到我们班上来当插班生。他因病住院,耽误了学业,不得不留级一年。新生的资质好,知识面广,人也勤奋,各方面都比我们显得成熟。我们俩很快就成为好朋友,经常在课后一起打球玩耍,我常去他家串门,晚上就在他家仅有的一张大方桌上一起做作业。

他的父母是客家人,文质彬彬,和蔼可亲。因为我去得多,几乎变成了他们家的一份子。他的哥哥和姐姐对我也很好,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总是拿出来与我一起分享,一般的糖水就不必说了,我记得曾经在他家喝过“阿华田”饮料,觉得好吃极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这种用铁罐包装的外国产品,应该是食品中的极品了。

新生最引为骄傲的是,他们家有一部辞海,那是他爸爸的宝贝,一有文字上问题就可以从那里找到权威的答案。他爸爸对他们三个孩子的学业要求很严格,从小就要他们练写毛笔字。我第一次认识柳公权的“玄秘塔”,就是从他们家开始的。我们往往是在做完作业后,接着就认认真真地临帖写毛笔字。

新生的字写得比我好,小学尚未毕业,他的一幅“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柳体大楷书法作品,就被选送到市文化宫去参展。他在学校是个全面发展的学生,各科成绩都很优秀,作文尤其突出,常被老师挑出来当作范文在堂上朗读。我对文学的喜好,多少受到他的一点影响。当年我们正在处在一个阅读饥饿时期,特别爱看书,一本厚厚的小说,没几天就能看完。新生在看书时,喜欢将里面的一些具有文学色彩的片段,摘录在一个本子上,遇到写作文时就拿出来加以模仿运用,变成自己的文字,每每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得到老师的表扬。我有样学样,也去买来一个小本子抄写书摘和警句,突然发现,这样的读书方法要比过去有趣多了。

我们曾在老师的引导下,在班里组织课外学习小组,自己安装矿石收音机。我父亲是个无线电行家,曾在省、市电台里的机房部门负责技术工作。让他帮我们画张线路图,或者是解释一个无线电工作原理,那是小菜一碟。新生在迷上无线电后,不时会来我家串门,问我父亲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后来他常说,我父亲是他学习电工、电子技术的启蒙人。

我叫新生的妈妈为“阿姨”,却叫他爸爸为“伯伯”,原因是我初次见他时,看见他带着一副眼镜,白发苍苍,似乎年纪很大。其实,当时他不过是四十来岁而已。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年轻时就是一个向往革命的热血青年,去过延安,还是个抗大的毕业生呢。他在解放前打入敌后,在汕头成功地策动了一团驻军起义,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当时的汕头军管主任吴南生想安排他去法院当任院长,他不愿当官,想当老师,满脑子做着桃李满天下的白日梦,宁愿去一所中学当主任,结果,因为给领导提意见,因言获罪,被打成右派,从此失去工作,在家赋闲,全家人的生活负担,就落在他妈妈身上,一家过着清贫的日子。不过,他们的家庭生活过得很融洽,他的姐姐有一副好嗓子,唱歌很好听。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她唱的《航海兵之歌》,歌声优美,令人难忘。

在小学升初时时,让大家感到困惑和不解的是,我们班上的全优生新生竟然考不上中学,结果只能去上夜校。事后才知道,那是教育部门的有关领导故意安排的。因为爸爸犯了错误,儿子就不能去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这是什么混蛋逻辑?此事给他年少的心灵留下深刻的印象,成为无法忘却的伤痕。

文革期间我到他家去,发现他爸爸正与几个朋友合办了一个生产组,就在那个极其拥挤的集体宿舍楼的小厅里开工生产。他们在困境中所展现出来的自尊自救能力,让人敬佩。

在那段停工停学的文革动乱的日子里,新生的无线电知识得到迅猛的发展。他和我的另一个朋友迷上了半导体收音机,不久后,他们连复杂的四管收音机也能自己安装了。大概从那时候起,新生养成了订阅《无线电》杂志的习惯,他从那本杂志上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后来都能运用到实际的工作上。

1968年年底,我所认识的朋友大多下乡了。新生一家也不例外,姐姐早就离家去了农场,哥哥也跟着下乡了。他选择回去他爸爸的原籍,希望那里的村民会对他好一点,因为他爸爸在那里的人缘好,一般的乡民都很尊重有学识的人。新生用一根扁担将自己所有行李挑起来,翻山越岭,走到一个偏僻的乡村安家落户。

1975年我回城工作。那时候广东还兴评比知青标兵。有一天,我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知道全省的知青标兵大会正在广州召开。从名单上,我看到来自梅县地区的人中,有一个人名叫新生。心想,他肯定就是我的同学,当即就跑去大会留宿处查询,果然在那里找到他。一问,原来他在下乡后,认真工作,努力学习,不久后就当上生产队长,并带领全村人修建了一个小型水电站,给落后的农村带来光明和进步。

后来,他进了县里的一家工厂工作,很快就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再后来,他不顾工厂的再三挽留,坚决要回汕头去与家人团聚。然后,从汕头转到深圳,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发展起来,现在已是深圳一家电气工程公司的老板,日子过得很滋润。

新生在事业有成之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朋友乡亲。前些年曾为家乡捐款修路;在每年一次的小学同学聚会后,他总会抢着去埋单。

几年我去汕头参加一次小学同学聚会,老同学多年没见面,全都认不出来了,但各人的性格和语调,都基本没变。在回广州前,我顺路搭新生的车去深圳,在路上与他聊天叙旧。听他说,他爸爸在文革后得到平反,多年前已经作古。

我们谈了很多,都很庆幸自己能从人生的困境中走出来。后来听朋友转告,新生的妈妈也驾鹤西去了。他们那一代人的屈辱和无奈,很快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零零碎碎,甚至无关紧要了。但我依然怀念他们,感谢他们对我的好。

回头再来聊聊书法。我后来比较欣赏的,是清代陆润庠的书法。陆润庠(1841~1915)是同治十三年状元,历任国子监祭酒,曾经当过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他的书法意近欧、虞,丰满匀圆,刚劲有力,百看不厌。下面是在网上看到的陆润庠行书条幅,无论是从整幅字的上下行气,还是单独的每一个字来说,都有大书法家的风范,不是一般的习字者能够写出来的。                  

陆润庠书法.jpg



本文来自WikiOmni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WikiOmni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5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