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通战役

巴斯通战役

广告

巴斯通战役
阿登攻势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1944年12月26日,C-47运输机正于巴斯通上空空投补给品给第101空降师士兵。
日期: 1944年12月20日至27日
地点: 比利时巴斯通
结果: 美国获胜
参战方
美国 纳粹德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安东尼·麦克奥利夫 (第101空降师)
威廉·罗拔士 (第10装甲师B战斗大队)
克雷顿·艾布拉姆斯 (第4装甲师第37坦克旅)
哈索·冯·曼陀菲尔 (第5装甲军团)
海因里希·迪波尔德·格奥尔格·冯·吕特维茨男爵 (第47装甲军)
参战单位
[1]
第101空降师
第10装甲师B战斗大队
第9装甲师R战斗大队
第705坦克歼击营
第35及第158战斗工兵营
第58及第420装甲野战炮兵营
美国第8军第755及第969野战炮兵营
SNAFU战斗队
初期部分:[2]
第26国民掷弹兵师
第5伞兵师
教导装甲师
第2装甲师
最终: 7个师全部或部分[3]
兵力
第101空降师: 11,000人[4] 士兵及800名军官
其余单位: 11,000人以上[1]
总共: 22,800人以上
54,000人以上[5]
伤亡与损失
共伤亡3,000人以上 (其中2,000人隶属第101空降师[6] 不详

巴斯通的围攻是在1944年12月美军德军之间于比利时小镇巴斯通的一场较量,是突出部战役之一部分。德军的进攻的目标是海港安特卫普。为了在盟军可以重整旗鼓、发挥其巨大的空中优势之前到达该处,德军机械化部队必须通过比利时东部以攻占必经的道路。由于所有在阿登山脉的7条主要道路均通过巴斯通这座小城,控制这个十字路口对德军的进攻来说是至关重要。围困从12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至27日、被围困的美军被乔治·巴顿的第3军团单位解围。

背景

诺曼底战役取得成功和随后向东通过法国推进后,盟军的战线从北面的奈梅亨延伸至南面的中立国瑞士。 在前进中宝贵的港口城市安特卫普被占领及之后冬天来临,盟军甚至控制了靠近德国境内的城市亚琛阿道夫·希特勒很快制定了一个计划以攻击在比利时的盟军战线,计划出动55个师通过阿登地区对盟军发动突然袭击,目的是渡过默兹河以夺回安特卫普。尽管他的高级指挥官包括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瓦尔特·莫德尔表示疑虑,该计划并没有被修改,最终进攻日期被定于1944年12月16日。与此同时,盟军指挥官认为阿登地区不适合于德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原因主要是地形问题。此外,情报报告表明,驻扎在该地区唯一的德军师十分疲惫,在进攻前的几个星期,没有任何盟军指挥官看到有理由相信攻击是迫在眉睫。巴斯通是在该地区重要的公路枢纽城市,主要由美军第28步兵师防守,该师从7月22日至11月19日已连续奋战,所以被调派至这个相对安静的区域进行休整。盟军认为在第28步兵师面前只有1个步兵师与之对峙,他们相信任何沿着这个地区的攻击规模将是有限的。在比利时的巴斯通镇,有7条道路进入和7条道路进出该小镇。这些道路对德军的装甲部队行动十分重要,使盟军势必全力保卫这些道路。


指挥第5装甲军团的哈索·冯·曼托菲尔上将委派海因里希·迪波尔德·格奥尔格·冯·吕特维茨男爵的第47装甲军以完成攻占巴斯通的任务,在那慕尔附近渡过默兹河。吕特维茨计划在7 mi(11 km)战线上以3个师展开攻击:第26国民掷弹兵师和第2装甲师首先实施攻击,而“教导装甲师”在它们后面。面对这股敌军是第110步兵团的2个营(第3个营作为预备队留在后方),他们负责沿乌尔河长9 mi(14 km)的战线。盟军在主要村庄聚集成小规模的战斗群,仅在白天在沿河进行警戒。该部队的力量甚至在维持战线亦太单薄,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跨越乌尔河的4条道路。由于德军进攻前的大雨,只有1条道路有足够条件供德军通过 - 这是最北端的道路,这在达斯堡通过乌尔河以前往克莱韦及巴斯通。第2装甲师被命令沿着这条道路渡河,而第26国民掷弹兵师在格明德附近架桥渡河。 冯·吕特维茨明白巴斯通道路网的重要性 - 他知道如果该市被占领,他的部队就可以大胆向西前进。因此,他下令“教导装甲师”向巴斯通前进而其它部队当时已经越过了克莱韦河。

序幕

进攻

在12月15日晚上,第26国民掷弹兵师在乌尔河西岸建立了前哨阵地,一部分士兵开始在夜间进行试探性的巡逻。凌晨3时,德军工兵开始运送人员和装备过河,他们在出发点开始集合,这里相当接近美国守军的防线。 凌晨5时30分,德军火炮开始轰击美军阵地,切断了有线电话,而同时德军步兵开始推进。德军进攻相当迅速,并因兵力占优而取得突破。 但在维勒,1个美军步兵排,在一些迫击炮和反坦克炮支援下,持续抵抗德军数个营级单位的进攻,直到夜幕降临才后撤。德军工兵则在天黑前完成架桥工作以试图渡过乌尔河,德军的大批装甲部队至此时也开始向前推进。但最终,德军由于美军的阻击行动而明显受到阻延 - 他们原定要在第1天夜幕降临时穿越乌尔河的计划被推迟了整整2天。

12月19日,美军第28步兵师指挥所从东南面的大村庄伍兹转移到巴斯通。在伍兹,该师不再后撤,而该师的第110团第3营在师部队配属的装甲兵和炮兵支援下,于那天中午到达该镇周围。 第44工兵营驻守在该镇北面,但他们很快就被德军围攻并支持不住而撤退到镇内,但在此同时也炸毁了原先所防卫的一座桥梁。这批小部队总人数不超过500人。直到晚上,当他们的阵地受到庞大的德军攻击压力后,他们撤退到西面。并加入第110步兵团作为一个有效的作战单位,直到数日后遭到严重损失后,他们被临时并入其他盟军单位以防守巴斯通。

调动预备队

尽管在攻击前几个星期已出现几个显着的信号,阿登反击战仍然取得了几乎完全的突然性。在攻势开始的第2天,很明显的第28步兵接近崩溃。美国第8军司令特洛伊·米德尔顿少将已派出第10装甲师B战斗大队协助在巴斯通的防卫。B战斗大队包括第3坦克营、第20装甲步兵营、第21坦克营C连、第54装甲步兵营B连、第609坦克歼击营C连、第420装甲野战炮兵营及3个连的支援部队。第3军团司令乔治·巴顿将军本来正计划攻击美茵茨但却因第12集团军司令奥马尔·布拉德利将军命令他把进攻之单位交出而不高兴。同时,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下令调动同盟国远征军最高司令部的预备队,这由在兰斯第82空降师第101空降师组成 。这些老牌空降部队曾在诺曼底空降和在参与在荷兰的战斗后休息和重新装备了2个月 。2个师均在12月17日晚上被通知及没有被提供运输车辆,他们开始安排卡车向前推进。第82空降师长期作为预备队,从而更好地重新配备及第一时间出动。 第101师在12月18日下午离开大穆尔默隆,包括炮兵、师部列车、第501伞兵团 、第506步兵团、第502步兵团 、第327滑翔机步兵团 。大部分车队在晚间冒着小雨和雨雪前进,并且使用大灯尽管增加了被空袭的威胁,以加速前进,其中一支混合纵队在比利时布永迷路及只好返回兰斯。

第101空降师原本去北面的维伯蒙,但之后被重新转往巴斯通,距离海拔1,463尺(446米)高原外107 mi(172 km),而第82空降师,是因为它能够较早离开,前往维伯蒙,阻击进攻重心的“派普战斗群”。 在北面60 mi(97 km) 作为预备队之第705坦克歼击营在12月18日奉命前往巴斯通为缺乏装甲部队的第101空降师提供反坦克炮击支援和延迟到第二天晚上到达。第501伞兵团的第1批单位在12月19日午夜之后进入巴斯通以西4 mi(6.4 km)的集合地区,早上9时整个师全部到达。

麦克奥利夫将军在早上6时派出第501伞兵团通过巴斯通向东南方前进。到早上9时,已前进至往美乐地与隆维利之公路两侧。在这里“教导装甲师”进行了一整天战斗以消灭阻击德军前进的装甲步兵战斗小组。第506伞兵团此后不久跟进,其第1营被派往诺维尔以增援第10装甲师同战斗大队丹卓少校的团队,而其他2个营奉命作为预备队被部署在巴斯通的北部。第502伞兵圑开赴北面和西北面,以建立一条从营地至科涅的防线,同时新到达的第327滑翔机步兵团负责守卫巴斯通西南面后方地区,直至可以推测到德国人的进攻意图为止。

在诺维尔的最初战斗

12月19-20日,第506伞兵团第1大队奉命支持丹卓团队(威廉.丹卓少校),第10装甲师1支营级坦克步兵营战斗队奉命守卫在佛依东北偏北及距离巴斯通4.36 mi(7.02 km)的诺维尔。[7]在拥有4辆[7] M18驱逐战车的第驱逐战车营支援下,伞兵们攻击第2伞兵师单位,第2伞兵师的目标是占据通过蒙特维尔(在巴斯通西北)的第2条道路以攻占主要高速公路及另一个目标,油库-缺乏汽油令整个德军的反攻陷于衰退及面临失败。由于担忧对巴斯通左翼的威胁,他们组织了1支联合战斗队伍进攻诺维尔。丹卓团队快通过高速公路以到达封锁地区是其中少数个别有案可查的案件[7] 其中,传说中的最高速度M18驱逐战车(55 mph(89 km/h))因为其规格而实际上是被设想领头攻击敌人部队的。[7]

第1营的攻击和第705坦克歼击营的M18驱逐坦克一起摧毁了至少30辆德军坦克,但在糟糕的攻击中,出现500至1000人伤亡。军事频道专家历史学家计算M18驱逐坦克杀死敌军24人,其中包括几辆虎II坦克,并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能在高速下“边走边打”,然后重新出现在战场上,因此,似乎是另一辆车辆引起一部分混乱和减缓了德军的进攻,随后停步不前,让美军通霄控制该镇。第3营奉命从巴斯通北部的预备阵地出发以缓解在南面支援福伊的阵地上受压的第1营。

驱逐坦克造成的巨大损失[7]引致德军指挥官相信村里的守军力量更加强大[7] 及在面对村里的进一步攻击面前退却,因而为寻求战术上的优势而犯了战略上错误 - 这显着阻延德军提前在南面建立围困巴斯通的台阶[7] 这种延迟也给了第101空降师有足够的时间来组织巴斯通的防御。2天后,第2装甲师终于继续其原来的使命向默兹河前进。由于参加进攻巴斯通的进攻,它未能打跑空降部队,及纵队列最终在瑟莱耗尽燃料,在那里它被美军第2装甲师和英军第29装甲旅击溃。[7]


当时第1营在20日被赶出诺维尔,在福伊镇至巴斯通市中心的半路上被由第3营发动的一个单独的攻击所占据,迫使第1营必须且战且走的撤离福伊。这时候,第1营负责确保美军防线的安全,它的已经约600名士兵中己失去了13名军官和199名士兵,及被指派担任预备队。丹卓团队在通过第3营的防线时失去了其四分之一的部队和只剩下4辆中型坦克。

战斗

1944年12月19日至23日

第101空降师组成环形防线在西北使用第502伞兵团阻挡第26国民掷弹兵师,第506伞兵团防守从诺维尔来的道路,第501伞兵团防守东面,和第327滑翔机步兵团分布在从东南的诺维尔通过南斫环形防线至西面的军营,并得到工兵和炮兵部队堵塞防线中的空隙。该师至巴斯通西面防守之区域在第一个晚上曾遭到袭击,几乎造成了整个医疗队的损失,以及众多的服务队伍被用作步兵来加强薄弱的防线。第10装甲师,因在拖延德军推进的行动中损失了其丹卓团队(威廉·丹卓少校)、卓利团队(亨利·卓利中校),和奥哈拉团队(詹姆斯·奥哈拉中校)而受到削弱,只有由40辆轻型和中型坦克组成的机动“炮火旅”(包括全面崩溃的第9装甲师幸存者和8个在巴斯通找到未分配的后备坦克)。

3个炮兵营被征用,并成立了1个临时炮兵群。每过炮兵营有12门155毫米榴弹炮,在有限的弹药供应限制下为该师在四面八方提供了重大火力支援。罗伯茨上校,指挥B战斗大队,也集中了从第8军溃逃的超过600名散兵游勇,组成散兵游勇团队作为进一步的阻击力量。

由于美军在北部和东部强大的防御,第47装甲军司令冯·吕特维茨决定包围巴斯通,并在12月20日晚或21日开始从南部和西南部进攻。德国装甲侦察部队已初见成效,在1支临时凑合的步队阻击前渗透入美军炮兵阵地。所有7条通往巴斯通的公路在12月21日中午被德军切断,黄昏时双方确认空降和装甲步兵部队被包围。

美军士兵处于约1对5的劣势和缺乏冬季服装、弹药、食品、医疗用品和高层领导(大部分高级军官,包括第101空降师的指挥官,马克斯维尔·泰勒少将 - 均在别处)。由于最恶劣的冬季天气,被包围的美军无法通过空中进行补给,也由于多云天气而缺乏战术空中支援。

然而,第47装甲军的2个装甲师 - 使用机动性孤立巴斯通后,在12月22日继续他们向默兹河前进的使命,而不是集中部队进攻巴斯通。他们只留下1个团在背后协助第26国民掷弹兵师攻占十字路口。第47装甲军在南部和西部的防卫圈的不同地点试探进攻,而巴斯通只有是1个单一的空降团和步兵支援单位。这使防线上的美军占有通讯上的优势;守军能够转移炮火,并把他们有限的“临时”装甲部队,以应付每一个连续的攻击。

平安夜第26国民掷弹兵师得到第15装甲掷弹兵师1个装甲掷弹兵团的增援,以实施在第2天其主要突击。因为缺乏足够的兵力和第26国民掷弹兵师已接近枯竭,第47装甲军集中在防线西面数个地点而不是在所有方向展开进攻。进攻由第327步兵团第3营的18辆坦克(官方说法为第401滑翔机步兵团第1营)带领,以及前进至在赫姆洛的营指挥所。

然而,第327团坚守了原来的阵地,并击退之后的步兵进攻,俘虏92名德军。德军装甲部队渗透至2个中队之间,试图从后方到达香榭丽舍,但被帕特里·克卡西迪楼中校指挥的第502伞兵团第1营及第705坦克歼击营的4辆歼击坦克击溃。

盟军控制巴斯通成为德军装甲部队前进的1个主要障碍,顽强防守被围攻城镇的消息提振了在西线其他盟军的士气。

突破包围

乔治·巴顿第3军团的单位,在查尔斯·P·博格斯中尉(号称眼镜蛇王)指挥下,成功地自西南的阿奥尼斯冲向巴斯通。进攻矛头于圣诞节翌日下午4时50分到达第326工兵营的防线。第101空降师与美军供应基地的地面联系在12月27日已经恢复,受伤的人员被疏散到后方。泰勒将军与第4装甲师一同到达巴斯通和恢复指挥。

随着包围圈被突破,第101空降师原本预定被撤回休息,但接到命令恢复进攻。第506营袭击北部和在1945年1月9日夺回勒科涅,E连在1月10日收复博伊斯及1月13日收复佛依。第327营在1月3日攻向巴斯通东北面的巴斯,和遇到顽强的抵抗。第506营在1月15日再拿下诺维尔和在翌日收复拉坎普斯。第502营在第327营和2个团的增援下,在1月17日攻占巴斯,把德军的战线推回至该师到达巴斯东当天的位置上。第2天,该师才被撤回。

战役中的最有名的引用句来自第101空降师的临时指挥官,安东尼·麦考利夫陆军少将。当收到来自德国将军吕特维茨有关巴斯通的书面投降要求时,他的回答是一个字:“NUTS”(第327滑翔机步兵团的指挥官向德国停战方解释为“去死吧!”)。[8] 战斗结束后,报纸提到该师为“打不死的巴斯通杂种”(Battered Bastards of Bastogne)。该师的许多成员否认他们需要巴顿的帮助才突破包围圈。

结局

第101空降师从1944年12月19日至1945年1月6日为止共有341人阵亡、1,691人受伤及516人失踪。第10装甲师B战斗大队共有大约500人伤亡。[9]

奥古斯塔·芝兰是一位在围困期间救助伤者的护士,她在2011年12月获驻比利时大使霍华德·古特曼颁授平民人道主义服务奖。[10]

图片集

附录

  1. ^ 1.0 1.1 Bando, Mark. 101st Airborne: The Screaming Eagles at Normandy. Zenith Imprint. 2011: 188. ISBN 978-1-61060-256-3. 
  2. ^ John C. Fredriksen. Fighting Elites: A History of U.S. Special Forces. ABC-CLIO. 2011: 91. ISBN 978-1-59884-810-6. 
  3. ^ Samuel W. Mitcham. Panzers in Winter: Hitler's Army And the Battle of the Bulg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6: 133. ISBN 978-0-275-97115-1. 
  4. ^ Hatfield, Ken. Heartland Heroes: Remembering World War II.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3: 181. ISBN 978-0-8262-6335-3. 
  5. ^ Ballhausen, Hanno. Chronik des Zweiten Weltkriegs. wissenmedia Verlag. 2004: 447. ISBN 978-3-577-14367-7. 
  6. ^ Avery, Derek; Lloyd, Mark.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fighting forces. Chevprime. 1989: 103. ISBN 978-1-85361-107-0.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在军事频道, 于世界标准时间2008年8月13日晚上10时51分,美国东岸时间下午6时至7时之"坦克大维修" ,这是一部讲述如何翻新M18驱逐战车及访问第二次世界大战退伍军人和采访第二次世界大战评论专家及历史学家的混合纪录片。
  8. ^ S.L. A. Marshall, Bastogne: The First Eight Days, Chapter 14, detailing and sourcing the incident.
  9. ^ Marshall, S.L.A. Notes. Bastogne: The First Eight Days. U.S. Army in Action Series Facsimile reprint of 1946. United State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1988. 
  10. ^ Belgian nurse who saved GIs in WWII honored

参考

  • Ambrose, Stephen E. Band of Brothers.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Paperbacks, 1992.
  • Turow, Scott. Ordinary Heroes.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October 27, 2005)
  • Winters, Richard D., Cole C. (Cole Christian) Kingseed, and Inc ebrary. Beyond Band of Brothers: The War Memoirs of Major Dick Winters. New York: Berkley Caliber, 2006. Web. 26th October 2012.

附加参考

外部链接

坐标50°00′00″N 5°43′17″E / 50.0°N 5.7214°E / 50.0; 5.7214



相关博客

Loading ...
二维码
意见反馈